好朋友嫌我太烦怎么办 我可是把她当自己人

就在赵歆儿为自己即将要饿肚子而欲哭无泪时,那个坐在中间的最强壮的女人站了起来。

牢房里所有的视线都跟着她移动到了赵歆儿的身上。

因为她站在了赵歆儿的面前,然后把半个白花花的馒头递到了她面前。

赵歆儿顿时眼汪汪的接过,感动道,“谢谢姐姐,你真是个好人!”

她觉得这时候发好人卡再合适不过了。

那个强壮的女人听到这称呼似乎嘴角抽了抽,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等赵歆儿咽下第一口馒头,她才开口,“你犯什么事儿进来的?”

赵歆儿又咬了一口馒头,含糊不清的回道,“偷东西。”

对方继续问:“偷了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赵歆儿咀嚼的动作顿了顿,她只知道自己偷了东西,偷了什么还真不知道。

但她是个聪明的,脑子转的也快,一下子就找到了理由。

“还能偷什么?就是有钱人家的钱袋子,我在街上偷得,但是被发现了,然后就进来了。”

她一边吃一边说。

虽然她面前的这女人眼睛瞪得似乎要吃人,面相也十分的凶恶。

但是经过分馒头一事,赵歆儿对她的好感已经突破了天际,不然好人卡也不会给的这么快。

那女人听后只哦了一声,然后说:“你叫贾美丽?”

赵歆儿心里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

她下意识的礼尚往来的问了一句:“那你叫什么?”

“甄秀气。”

赵歆儿吞咽的动作停了,奇怪的看她一眼,心里“哦吼”一声。

甄秀气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看什么看?你有什么意见吗?”

赵歆儿赶紧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这名字非常的亲切!亲切!”

她还真没看出来这位到底哪里秀气。

这解释还算合理,甄秀气这才放过她。

她刚刚也没吃完饭,手里还有馒头。

她咬了一口馒头在赵歆儿旁边坐了下来,在她的衬托下,本来瘦弱的赵歆儿变得异常娇小。

而在牢房另一边的几个女人看到这幕早就瞪大了眼。

这个名叫甄秀气的女人是昨天才被带进来的,几人一看她的身量和面相就知道这人不好惹,所以便没打她的主意。

对方也十分冷漠,也没有搭理她们。

虽然到饭点的时候她总是多抢一个馒头,但是碍于对方不知比她们粗得多少的手臂,不敢有半分怨言。

这会儿她们看到甄秀气竟然去主动搭理这个新人,还是个弱的一巴掌就能扇晕的。

她们也不是一般人,心里渐渐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其中一人忍不住道,“喂!你想干嘛?”

甄秀气只是抬起头冲着她们冷笑一声,她本来就长相凶恶,这一冷笑,把几个人都给吓怂了。

最后不知道是谁先说了一句算了算了,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儿,然后各自坐了下来。

赵歆儿看她们这样子,心里偷偷松了口气。

她现在无比感谢自己刚刚发的好人卡,还好有个能帮衬自己的。

......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几天,赵歆儿觉得自己都快要憋出来抑郁症了。

这大牢里的日子真的太枯燥了,除了等饭就是睡觉,一点娱乐项目都没有。

狱卒每日都会来巡逻,有的从不管事,有的看见牢里出了纷争立马拿着大刀过来恫吓。

不过赵歆儿清楚,看似平静的表面,其实背地里暗流涌动。

因为这周围肯定埋伏着正道的人,虽说她不知道在哪里,但小说中不都这么写的吗?

或许她头顶的瓦片上还蹲着一个人呢,都是等着把魔教一网打尽的人。

赵歆儿每天的唯一的乐趣,就是盯着斜对面牢房里的人,看他会不会换姿势。

这天,她照旧默默的啃着手中的馒头,在心里哀嚎这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以前的想法太天真了。

现在的她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还是个女囚犯。

先不说她一个犯人怎么解救安无衍,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连吃饱都做不到,何谈救人啊!

万一到时候没力气逃跑那岂不是非常的尴尬?

想到这里,她不由的哀怨的看了一眼斜对面的安无衍,又转过头看正在啃馒头的甄秀气。

只是这一眼把她手中的馒头差点给吓掉了。

因为甄秀气正用她那双铜铃般的大眼瞪着她,声音也粗犷的很,“你总往那边看什么!”

这声音把赵歆儿吓了一跳,但她还是连忙转移话题道,“没看什么,我就是有点...好奇。”

她有些心虚的说。

反倒是甄秀气明显放松下来,?闻言淡淡道,“这有什么好奇的?”

“魔教教主哎,怎么就不好奇了,我又没见过。”赵歆儿慢慢说。

她明显感受到了甄秀气气势的转变,觉得有些奇怪。

这几日她们虽然坐在一起,但她还真没见过对方刚刚那样子,好像很...紧张。

“好奇心害死猫知道吗?”甄秀气咬了一口馒头,眼神幽幽的看过来。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口中的馒头屑都喷到赵歆儿的脸上。

赵歆儿一脸冷漠的转过头,“我跟他又没关系,不就说说而已。”

甄秀气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声音带着古怪的嘲意,便没再开口。

赵歆儿没有再不知趣的开口,她始终觉得甄秀气有点怪异,但是在这光线昏暗的大牢里,她也发现不了什么。

吃饱了就是睡,她已经习惯这步骤了。

只是牢房里的好位置都被占了,赵歆儿不得不窝在旮旯角落里,好歹有点茅草才不至于让她直接躺在地上。

没过多久,牢房里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还有格外瘆人的磨牙的声音。

赵歆儿痛苦的抱着头,她被这声音吵得睡不着,仔细看她的眼底已经有了黑眼圈。

她不得已在心里念起了清心咒,慢慢的也就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狱卒已经开始发放早饭了,那几个女人早就蹲在牢房门口等着。

赵歆儿顿时就醒困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她不想挨饿,于是连忙朝那边过去。

而那几个女囚犯像是提前有防备,一个个将她挤了出去。

“......”

还是那句话,你们礼貌吗?

正当她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她旁边一个身影走上前,把蹲在正中间的两个女人一手一个的提了起来,随便扔到了旁边。

不用说,此人非秀气莫属。

赵歆儿只一脸崇拜的看着她,却收到对方一个嫌弃的眼神。

......

今天的早饭终于不再是馒头了,而是两个还冒着热气的饭团,香糯可口,里面还包着一点点肉沫。

赵歆儿一边吃着一边泪流满面。

坐在她旁边的秀气一手两个饭团,大口大口的吃着。

她的吃相完全不像一般女子,她看了看赵歆儿,十分不明白对方一脸又哭又笑的神情是闹哪样。

“你这什么表情?”她皱眉问。

赵歆儿咬了一口饭团,嘴里没闲着,“感动。”

秀气:“......”一脸的无语凝噎。

早晨饭吃完了,又到了赵歆儿无聊的时候了,她只能找着秀气说话。

“秀气啊,你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进来的啊?官府判了你多长时间?你什么时候能出去啊?”

她觉得这三个问题,每一个都够对方说半天的。

可对方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反问:“怎么?你想出去?”

赵歆儿噎住了,最终还是顺从自己的心意点头道,“想,怎么不想啊,谁愿意在这破地方待着,可是出去哪那么容易啊!”

赵歆儿由衷的感慨。

但甄秀气只是笑了笑,似乎对她说的话表示不屑。

赵歆儿撇撇嘴,这人话也太少了。

 

编辑 分享 2021-09-13 17:17:16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