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人可以闻到女友的体香 关系特殊就是不一样

迫于无奈,赵歆儿就陪着看起来和精分没啥差别的安无衍坐在厨房的门栏上看月亮,以及为数不多的星星。

夜里的风有些凉,还好她来之前套了外衣,不然还真的坐不住。

安无衍则是一脸认真的数着天上的星星,好似一个五六岁的孩童。

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脸看着快要睡着的赵歆儿,“对了姐姐,你叫什么呀?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赵歆儿犹豫了下,虽然她知道现在的安无衍和白天的安无衍不同,但她心里仍旧有些担心。

可是她也不想抛弃自己的真正的名字,深呼一口气,她缓缓开口:“我...我叫赵歆儿。”

说起这个名字,她就不免感伤,天知道她真的受够了别人叫她美丽,不过为了活下去她也只能忍受。

安无衍眨了眨眼睛笑道:“以后我就叫你歆儿好不好?”

赵歆儿一脸一言难尽的看着他,他现在叫的这么亲密。

她真怕白天的他一巴掌要了她的命。

没有理会赵歆儿无声的抗议,安无衍似乎爱上了这个名字,撑着腮帮子眯着眼一直叫:“歆儿,歆儿,歆儿!”

赵歆儿扶额暗叹,看着他无奈的问到:“其实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的。”

安无衍不同意,“我不!我就喜欢叫歆儿!”

“......好吧,随便你。”行,你爱叫什么叫什么。

听到她的回答后,安无衍瞬间喜笑颜开,猛地抱了赵歆儿一个满怀。

赵歆儿觉得现在的安无衍肯定是个低龄幼稚的儿童心理,不然正常的大人谁会做这种动作。

他一个大男人,这么猛的一抱,差点压得她吐血。

“不是...你先起来行吗?”她极力的抵抗。

安无衍稍稍抬了下身子,突然又凑过去嗅了嗅,惊喜道:“歆儿,你身上好好闻啊!”

“你赶紧起来!”赵歆儿使了吃奶的力气才把自己救回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香味,索性就没回答这个问题。

两人继续闹腾了一小会儿,安无衍依旧没有丝毫困意,倒是赵歆儿,眼底泛着淡淡的青黑,不断的打哈欠。

安无衍看了她一会儿,小声道,“歆儿,你是不是困了啊。”

“对啊,我真的很困。”她毫不掩饰的说道,她觉得自己再不睡觉,明天真的就起不来了。

安无衍闻言有些小小的失望。

不过看着对方哈欠连天,困意至极的样子,还是撇撇嘴说:“那你去睡觉吧。”

赵歆儿连忙点头,她站起来挥手告别:“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睡吧。”

安无衍直直的看着她,眼睛发亮:“我明天还想来找你!”

赵歆儿没啥反应,只是摆摆手表示知道了,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没有注意到,安无衍在身后,就这么一直注视着她离开,直到消失不见。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她就被叫起来去厨房忙活做饭的事情。

她边洗菜边打哈欠,动作慢吞吞的,一旁的林森都看不下去了,凑过去问她:“美丽,你昨晚没睡好吗?”

赵歆儿很想说,你看我这样像睡好的吗?

但她还是在脑海里找了个理由,“没有,就是外面好像有猫叫,吵得我睡不着。”

林森一脸的狐疑:“这山上有猫吗?我怎么不知道?”

赵歆儿尬笑两声,“那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她总不能说我和你们教主聊了一晚上吧,要真这样说了,估计她活不过今天了。

林森没再追问,赵歆儿也安安心心的做饭,毕竟厨房外面那一大伙人等着拿饭呢。

虽然赵歆儿做饭真的好吃,但是魔教里像香主长老这样身份的人,是不会屈尊降贵来这里。

他们只会吩咐手底下的人早早的来厨房等着。

所以,只有林森那几个抛开面子的人会亲自过来。

赵歆儿今天早上煮了小米粥做了葱油饼,还煮了茶叶蛋。

林森吃的连话都顾不上说,在他吃的正欢快的时候,突然感慨了一句:“教主还没起床呢...”

另外正在吃饭的三人一下就顿住了动作。

石头筷子上的葱油饼都差点被抖下来,他默默的拿起桌上的一瓣蒜放在嘴里嚼了嚼,表示压压惊。

林木的脸上还维持着十分冷静的神色,淡淡的说:“吃完饭再说。”

看到他们这样,赵歆儿觉得奇怪,教主还没起床跟他们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们还提供起床服务啊?

不过她一个新来的,不好问什么,只能默默的把疑问的咽了下去,安安静静吃着自己的饭。

这时绯影咳嗽了两声,打破了僵硬的气氛:“对,先吃饭。”

一刻钟之后,终于吃完了饭,赵歆儿舒服的拍拍肚子,准备离开:“我吃好了,就先告辞了。”

正当她要跨出厨房门时,绯影叫住了她,“等一下,美丽。”

赵歆儿疑惑的回头。

“你等下跟我们一起去。”绯影说。

正在消灭最后一个鸡蛋的林森闻言抬起头,犹豫道,“这不太好吧...”

就连石头也一脸一言难尽的问:“三香主,她去干什么?”

而林木依旧冷静着没说话。

绯影笑了笑,“去到不就知道她能干嘛了?”

赵歆儿听得云里雾里,不过她没有反抗的资格。

于是又是一刻钟后,几人带着赵歆儿朝着教主住着的屋子走去,在前屋的时候齐齐停下脚步。

赵歆儿是真搞不懂,看得她一脸懵逼。

下一秒他就看见这四个人围在一起无声的玩儿猜丁壳,她更加的疑惑了,把她叫来到底是干啥的?

她在一旁看着,几把之后林森一脸苦相的走到了教主的门前,然后敲了敲门,进去了。

赵歆儿就一直无聊的盯着教主的房间,她真觉得他们的操作很迷惑。

难道他们真的提供叫早服务?这也太那啥了吧...

但下一秒,她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因为一个人影突然从屋里飞了出来,最后扑通的掉在地面上,嘴角溢出一丝血丝,“你们加油...”

赵歆儿:“...!!!”

林木沉默的给他扔药丸,在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除了地上躺着的林森,绯影几人又继续猜丁壳。

这次输的人是石头,绯影沉默了一瞬,“石头,你早上是不是吃大蒜了?”

石头不好意思的哈了哈气,“还行吧,就吃了两三瓣儿。”

林木微微点头,“保重。”

石头就这样进去了,赵歆儿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就又看见一个身影再次飞了出来。

这速度明显比林森快上许多,最后“砰”的一声趴在地上,哇的从嘴里吐出一口血。

石头委委屈屈道,“我特意距离教主三米开外的。”

说着,还熟练的从上衣里掏出一瓶药,吃了几颗下去。

林森就躺在他旁边,听完翻了个白眼道,“活该,让你吃大蒜,你又不是不知道教主有多讨厌这味道。”

石头真的很委屈,他又哈了一口气在手里,“真的有这么难闻吗?还可以吧...”

在一旁的赵歆儿看的目瞪口呆。

这真的是叫早服务吗?她可是大人了,别骗她啊...

当绯影和林木把目光齐齐放在她身上的时,她才猛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赵歆儿想也不想的往后退去,却被两人一前一后的拦住了去路。

绯影笑得很是妖媚动人,“美丽啊...”

她这笑、这叫声,在赵歆儿看来无异于催命的音符。

果不其然,对方下一句话就是,“你去叫教主起床吧。”

赵歆儿猛地摇头,“不行,我不想死。”

绯影笑着诱哄:“别怕,教主下手有分寸的,不会让你受伤的。”

赵歆儿,“.....”

我去这都吐血了,还叫不会受伤?这骗鬼呢?她还没有那么傻好吗?!

编辑 分享 2021-09-17 17:13:14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