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起床气太大怎么办 总有他睡醒的时候

赵歆儿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她还不想死的这么快。

绯影眯了眯眼,慢悠悠道,“你要是真不想去,也可以。”

还没等赵歆儿松口气,下一秒绯影的声音再次响起:“等会儿我就去禀报教主,说你意图在菜里下毒,被我们当场抓获。”

赵歆儿脸一下子就变了,“你!”她愤怒的用手指着一脸无所谓的绯影。

真是无耻至极!她在心里暗骂。

最后她看了看那扇门,几番深呼吸之后,背影很是悲壮的去了。

见她进去之后,林木说话了,“你确定她能办好?”

绯影一脸意味不明,“能不能看看不就知道了?”

赵歆儿战战兢兢的走到屋里,然后关上门,她站在原地给自己做了几秒的心理暗示,便朝着里屋的床走去。

她的脚步很轻,走的也很慢,她觉得自己的每一步都如同走向断头台,每靠近一步,便越发煎熬难耐。

精致红木大床上的男人还在熟睡,三千青丝随意的披散在床上,远远看过去,犹如一幅绝世无双的美男睡图。

不过她赵歆儿可没心思欣赏什么美图,她倒是觉得自己在作死。

最后她在离床一米多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顿了顿,开口:“教主?教主?”

?她喊得很是小心翼翼,但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赵歆儿悄咪咪的挪了一小步,又壮壮胆子喊:“教主,起床了,再不起太阳都晒屁股了!”

还是没有反应。

赵歆儿心里着急啊!她从未想过叫人起床是这么一件煎熬的事情。

她只好艰难的继续往前迈步,以此类推,两人的距离不到半米处。

正当她准备开口继续叫的时候,床上的人动了动,赵歆儿浑身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趴在了地上,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她低着头没听见有什么动静,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抬头。

床上的人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此时正姿态慵懒的侧着半个身子看她。

不过他的姿势和他的表情根本就是两回事。

安无衍眼神冰冷,让人不敢直视,“你怎么进来的?”

此时的赵歆儿还蹲着趴在地上,她刚想站起来回答,却见对方冷笑了一声。

吓得她连忙乖乖不动,低头说:“是绯影让我来喊教主起床的。”

安无衍目光闪了闪,他垂眸看着在他手背上爬行着的胖胖蛊虫,意味不明的冷笑了声。

“都给我滚进来。”他沉声道。

话音刚落,石头几人当真滚了进来。

林森刚好滚到赵歆儿的身边,小声的看着她,“你摊上事儿了。”

赵歆儿简直是欲哭无泪,她突然觉得幼稚又话痨的安无衍也挺好的。

安无衍没看他们的小动作,冰冷的声线里带着一丝慵懒,“说吧。”

绯影这才抬起头,一脸“我都是为你好的”的表情。

“是这样的教主,我看美丽厨艺好干活也利索,就想着让她照顾一下教主的饮食起居。”

“再说平日里也没有人伺候您,教中弟子也粗手粗脚伺候不好,美丽正合适。”

安无衍闻言抬起头,意味不明的目光落在绯影还有旁边的林木身上。

最后冷笑道,“三香主考虑的真周到啊。”

绯影连忙低头,“一切为了教主。”

安无衍冷哼了一声,“那就这样安排吧。”

绯影连忙拉了一把赵歆儿,“美丽,还不谢教主给你机会!”

赵歆儿心里哭唧唧,脸上笑嘻嘻,“谢教主,美丽一定尽心尽力伺候教主。”

安无衍只冷冷的瞥她一眼,把她吓得瑟瑟发抖。

......

其实这照顾起居生活,跟古代的那种贴身丫鬟差不多,穿衣服束发洗脸什么的都要她在一旁伺候。

虽然安无衍喜怒无常了一些,倒是没有在这种琐碎事情为难她。

只是在用膳的时候,就没那么轻松了。

因为安无衍又给了她一条蛊虫,还跟昨天不一样。

安无衍没什么表情的喝着粥,目光时不时的落在赵歆儿和她手里的那条蛊虫身上。

今天这是条白色的蛊虫,虽然也不瘦但比昨天那个灵活多了。

因为它一直在赵歆儿的手掌心里爬来爬去。

她吓得冷汗直流,偏偏一动也不能动。

那条白色的蛊虫爬了一会儿后,突然不动了。

突然,她的皮肤稍微起了一点痒意,她哆嗦嗦嗦的看向安无衍,“教...教主...”

安无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没说话。

赵歆儿战战兢兢道:“它...它不会咬人吧?是不是饿了啊?”

安无衍恍然大悟似的挑眉:“你倒是提醒我了,它已经两三天没吃东西了。”

“......”赵歆儿差点没当场吓晕过去。

偏偏蛊虫又开始动了,它顺着手指爬到手指尖,然后用它那个小爪子抱住了赵歆儿的无名指的指肚,乖巧的蹭了蹭,又不动了。

赵歆儿看着都惊呆了,就连安无衍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蛊虫这安安静静的模样像是吃饱喝足了一般。

赵歆儿悄悄松了一口气,随便蹭,不咬人就行。

安无衍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勺子一扔,冷淡道,“收下去吧。”

赵歆儿看了一眼桌上没被碰多少的食物,心里不由得想到晚上变成另一个样子的安无衍。

虽然是同一个人,但这差别也太大了。

难道精分都是互补的吗?

她收回心思应了一声,“好的,教主。”然后立刻把蛊虫还给他,端着盘子走了出去。

就在她刚出去时,迎面碰上一个面容俊朗的男子。

对方微微一笑,眼里却意味不明,“你是美丽吧?那个新来的厨子。”

赵歆儿看到他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她直觉告诉自己,这人也不简单。

不过还没等她回答,那男子便收回视线,走进了安无衍的房间。

赵歆儿忍不住回头看了这人一眼,随后摇摇头走了。

一天忙下来,赵歆儿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伺候人这事儿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尤其是伺候的还是个随时随地都能要自己命的大魔头,她更是每时每刻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把最后一盆热水倒进木桶后,赵歆儿累的直接跪在了地上,身子靠着装满热水的桶。

她在心里哀嚎,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不仅要给教里的人做饭,还要照顾教主,到了晚上还要打水伺候沐浴,她不累死才怪。

不过在安无衍进来之前,她还是立刻就站了起来。

安无衍看她这样子,狠狠冷笑一声,“这就不行了?”

赵歆儿连忙摇摇头,然后脸上露出假笑。

安无衍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背对着她张开了双臂。

赵歆儿,“......”

随着安无衍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褪下,他精壮白皙的上身展现在赵歆儿面前。

他的肌肉虽没有那么明显,可劲瘦的腰肢仿佛有一种蓄势待发的力量感。

安无衍坐在热气缭绕的木桶中,赵歆儿就站在他的旁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小心你的眼睛,要是多看一眼,你就别想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安无衍突然冷冷的说道。

赵歆儿有些无语的撇撇嘴,就他这小身板她见的多了!

“别在心里嘀咕本教主。”安无衍这一句话吓得赵歆儿差点滑倒。

不是吧?这魔教教主还会读心术?不应该吧?赵歆儿惊疑不定的看着他的后脑勺。

下一秒,安无衍就睁开眼睛,赵歆儿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他从桶里走出来一个转身就将衣物穿好。

“你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石头他们几个为你求情?”安无衍的手慢慢的挑起赵歆儿的下巴,双眼含冰的看着她。

赵歆儿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眨眨眼看着他,试探性的开口:“大概...是我做饭还行?”

编辑 分享 2021-09-17 17:15:22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