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表白了怎么委婉的拒绝 我只把你当弟弟

赵歆儿这才发现原来晚上的安无衍对自己的某些方面还是有清晰认知的。

见她不说话,安无衍异常委屈,眼睛里满是难过和伤心,“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成亲,难道你讨厌我吗?”

赵歆儿无奈的摇头,“没有,我不讨厌你。”

安无衍眼睛一亮,“那你是喜欢我的对吧?”

对方眼中的期盼实在太重,她只能点点头,她怕自己要是不点头,就没办法搞好关系了。

“你看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我们就成亲吧!”安无衍兴奋的说。

赵歆儿越听心里越着急,只能连忙摆手说:“成亲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

安无衍眨巴了下眼睛,有些疑惑。

赵歆儿说,“成亲的两个人前提是必须要真心相爱,然后经由媒妁之言才能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没错呀!我真的很喜欢你,发自真心的那种。”他看着赵歆儿,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赵歆儿很是头疼,在她看来,现在的安无衍说这些根本就不能当真。

他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男女之情是什么样的,之所以说喜欢她,大概只是因为她做饭好吃还能陪他聊天而已。

她突然想到一个理由,于是看着他认真说:“我对你的喜欢,只是对弟弟的那种喜欢,你懂吗?”

安无衍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赵歆儿莫名觉得有些怂,她尴尬的摸摸鼻子,没想到安无衍突然“哼”了一声,生气的转身离开。

赵歆儿,“......”

她缓缓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件事情总算暂时解决了。

就对方的那个玩性大的性子,很快就能把这件事情忘掉,她明天晚上再做点吃的哄哄就好了。

但赵歆儿打死也没有想到,在她回屋睡过去以后,一个身影再次从窗户口跳了下来,朝着她床边走去。

靠近之后安无衍撑看着床上熟睡中的赵歆儿,有些使性子的哼了哼,“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歆儿,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他说完之后准备脱鞋上床,恰巧此时熟睡的赵歆儿还好死不死的翻了个身,空出一大块位置。

安无衍嘴角咧开笑容,上床后动作熟练的把她抱进怀里,闻着对方身上的熟悉的香气,他舒服的舒了口气。

亲亲对方的发顶后,他小声道,“晚安。”

这个词是赵歆儿先说出来的,虽然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一想到这是两个人之间独有的话语,他就满心的幸福。

......

一大早,赵歆儿又被踹下了床,她揉揉自己的屁股,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床上的安无衍。

安无衍依旧眼神冰冷的看着她:“滚!”

得,这次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但赵歆儿这次可是不会再那么听话了,她看看四周,理直气壮的说:“教主,这是我的房间!”

安无衍闻言一愣,快速朝着四周看了一眼,脸上有一瞬间的僵硬,但是他很快便收敛了下去。

随即一脸阴沉的看着赵歆儿:“要是敢说出去,下场你自己知道。”

赵歆儿连忙点头。

下一秒,安无衍就从窗户口翻了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动作十分迅速,只是背影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但赵歆儿反而觉得,落荒而逃的应该是自己。

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让她做早饭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锅里的葱油饼都糊了一半。

林森刚咬了一口就差点吐了出来,喝了半碗米粥才咽下那股苦味。

“美丽,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出什么事情了?”

赵歆儿无精打采的咬了一口没糊的葱油饼,心里默默哀叹,没有说话。

石头嘴里嚼着大蒜,倒是什么也不挑,依旧吃得津津有味,“说起来这两天,教主都不用叫就起来了。”

绯影喝着没什么味道的米粥,心情很好,“那岂不是好事?”

“你们不觉得这样很反常吗?你们不担心吗?”石头有些奇怪的问。

“你怎么看?”他又看向一旁的林木。

林木慢悠悠道,“不怎么看,我反倒觉得教主这两天心情挺好。”

石头想了想道,“也是。”

他又看了一眼没什么精神的赵歆儿,皱了皱眉道,“美丽,你到底怎么了?”

赵歆儿哭丧着脸道,“我在想,这可能是我为你们做的最后一顿早饭了。”

林森有些惊讶,“你怎么这么想?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啊?”

石头语气也不好了:“我们教中众人何时亏待过你?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

绯影瞪了一眼两人,随即笑着看赵歆儿,“美丽,不用怕,你只管安心做饭伺候教主便是,其他事情有我们几个,放心。”

喝粥的林木也抬眸看了她一眼,里面的神色意味不明。

赵歆儿看着这两个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在发生了早上那样尴尬的事情后,安无衍自然不会让赵歆儿到他面前找不痛快。

赵歆儿正好也不想见到他,这样正合她心意。

不过她把半夜叫她起来的安无衍,很是苦口婆心的说了一顿。

安无衍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让人以为他才是被欺负的那个。

赵歆儿差点要气死了,在他再三保证下,这才消了一口气坐在门栏上休息。

安无衍就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她,“歆儿,你不要生气了。”

赵歆儿冷哼一声,“你乖乖听话我就不生气了。”

安无衍想了想,最后猛然抬起头,眼睛发亮的看着对方。

“我答应歆儿,歆儿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赵歆儿没啥防备的开口问,“什么要求?”

安无衍眨巴了下眼睛,兴奋的说:“每天让我亲一下!”

赵歆儿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能说出如此羞耻话语的安无衍。

这还是那个跟在她屁股后面等投喂的安无衍吗?

安无衍见她不说话,瘪瘪嘴道:“你要是不答应,我晚上还去找你!”

赵歆儿,“......”

行,你厉害你说了算。

“我答应你。”她只能妥协。

安无衍露出一个大笑脸,快速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这是今天的!”

赵歆儿默默无语,她真心觉得自己活得好累啊!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赵歆儿便起床开始做饭。

原以为今天的安无衍也不想再见到她,没想到临近中午的时候,反倒被叫了过去。

赵歆儿像往常那样伺候他,没有人提起那尴尬的事情。

几天下来,她发现白天的安无衍就像是故意一样,总是使唤她。

还被要求随叫随到,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什么。

虽然他的性子还是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但总算让赵歆儿不用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小命了。

这天在书房,她捧着安无衍的蛊虫左看看右看看,现在的她已经没那么害怕了,甚至开始盯着它研究。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另外几只在罐子里的蛊虫偷偷爬了出来,然后顺着她的衣物爬了上去。

赵歆儿起初没注意,直到她感觉手臂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的时候,几只颜色各异的蛊虫就从手腕处爬了出来,一直到至掌心。

虽说没那么怕了,但还是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的看向旁边正看书的安无衍,安无衍的目光没有分毫移动,嘴里却是淡淡道,“什么事?”

这些蛊虫在她掌心乱动,实在太痒,她只能道:“教主,你的蛊虫......”

她发现那几只蛊虫像是打了起来,一个个互不相让。

安无衍抬起头往她这边看了一眼,冷笑了一声。

原本几只还在打架的蛊虫瞬间分开,快速的从她身上爬了下去,回到罐子里。

掌心里还剩下原本就躺在手里的绿色蛊虫,它似乎很是得意,蹭了蹭赵歆儿的皮肤后不动了。

赵歆儿觉得它像在撒娇,觉得十分有趣,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碰碰它。

只不过还没等她摸到蛊虫,耳边又传来一道冷笑。

赵歆儿立马不动了,这精分教主,怎么这么爱冷笑!

编辑 分享 2021-09-19 17:31:20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