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的朋友不喜欢我该怎么办 我又不看他脸色过活

安无衍冷笑之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拿过来。”

赵歆儿立马乖乖的把蛊虫还给他。

蛊虫重新回到了安无衍的手里,它分得清自己真正的主人是谁,所以十分狗腿的再次蹭了蹭。

安无衍却是垂眸看着它道,语气冷漠:“关禁闭,一个月。”

蛊虫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安无衍却是看都不看它一眼,手指一弹,它就回到了自己的罐子里。

绿色蛊虫不敢反抗,它知道主人不高兴了。

不仅虫子感受到了,赵歆儿也看出来了。

她立刻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一旁不说话。

......

就这样,赵歆儿每天烧火做饭伺候教主。

她有时候就在想,自己这一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虽说没啥生命威胁,但是一眼能望到头的未来也让人觉得乏味和绝望。

不过这段时间内,她成功升级为安无衍的贴身丫鬟,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守在对方的身边。

她还发现安无衍养的这些都是血蛊,虽然颜色各异,但都是以血喂养,还是安无衍自己的血。

安无衍丝毫不担心这件事情被她发现,而且在与教中长老等人在大堂议事的时候还带上了她。

虽然知道自己好像打入了魔教内部,但赵歆儿却是开心不起来,因为整天还要提心吊胆的。

这不是自古有一句老话: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再加上安无衍这个精分,白天喜怒无常的,谁知道哪天他再对自己起了杀心怎么办?

到时候岂不是更有理由杀她了?

而且赵歆儿现在招恨的很,她整天跟在安无衍身后。

教中子弟,尤其是那些长老们,看她就是一副看狐狸精的眼神,胡子都快气歪了。

不过他们也不敢怎么样,毕竟她是安无衍的人,他们没那个胆子动她,这就叫敢怒不敢言啊!

安无衍丝毫不在乎他们的想法,甚至对站在身后的赵歆儿道,“给我捏捏肩。”

赵歆儿一进来就知道感受到了堂下众人谴责的视线,此时更甚。

但她能怎么办?她只能照办啊!于是她硬着头皮上前帮安无衍捏肩。

堂下一白胡子小老头暗暗瞪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随即站起来道,“教主,是不是军师那边有了什么新情况?”

安无衍却皱了皱眉,“早上没吃饭吗?使点劲儿。”

赵歆儿顿了顿,然后加大了力度。

那人瞪大了眼气得脸色发黑,“教主,这丫头伺候不好您,留她何用。”

安无衍慵懒的靠在座椅上,漆黑的双眸淡淡扫过去。

“唐长老,慎言啊...”他的语气意味不明。

唐长老闻言却是脸色一僵,他一时气急忘了安无衍并不喜欢别人对他指手画脚。

只能讪讪道,“是属下失言,请教主责罚。”

安无衍这才淡淡开口:“堂议结束后再去领罚吧。”

“是,教主。”唐长老领命,继续说:“现在江湖上都传言是我们拜月教所为,不知诸葛军师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但说到这,他又冷哼一声:“不过这般跳梁小丑,我等还不放在眼里!”

其他长老闻言附和道,“唐长老说得没错,那人只是被我们赶出去的一条狗,成不了什么大器!”

“即便他们模仿我们拜月教的毒蛊,那又如何?拿不上台面的东西,也只敢去招惹那些小门小派的人罢了。”

“对,教主,我觉得我们应该设计把他们引出来,然后一网打尽!”

继几位长老后,那些香主也纷纷附和。

不过安无衍并没有理会他们的话。

这时教中五香主林燕白站起身,一身白衣的他格外的显眼。

“教主,属下有一计,或许可行。”他微微拱手,脸带微笑说道。

安无衍这才掀起眼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来听听。”

“我们拜月教虽然实力强悍,但如今江湖上那些正道门派纷纷与官府合作,正所谓双拳不敌四手,不如我们先从官府那边下手。”

“扰乱他们的合作,至于那些百年前残留下来的孽党,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们不如按兵不动,到时候自会有人自投罗网。”

“此方法不错。”

“所言在理。”

“教主,我还有别的想法...”

“......”

众多长老香主们发言得差不多的时候,安无衍敲了敲桌子,堂下立刻鸦雀无声。

他这才漫不经心的开口:“我要下山,就在明日。”

此话一出,堂下众人惊愕,就连刚才的问题也不关心了。

“这万万使不得啊!”

“教主难道另有打算吗?此次下山所为何事?”

“教主,现如今官府和那些江湖上的人正在四处找您,虽然我们不怕,但眼下时机确实不合适啊!”

“对啊教主,您再考虑考虑吧!”

一时间,众人纷纷劝阻。

安无衍却是冷笑了一声,场面再次变得鸦雀无声,他敲了敲桌子,“谢长老。”

堂下又一白胡子老头站了起来,“请教主吩咐。”

安无衍嗓音冰凉,“我下山后,教中一切事物就交由你来处理。”

谢长老抬起头,脸上没什么情绪,“属下遵命。”

就在这时候,林燕白开口道,“教主,不知这次能否让属下随行?”

安无衍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林燕白默不作声,只是静静地等回话。

安无衍精致的脸庞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随意的说:“五香主武功高强,当然要随行。”

林燕白这才笑道:“属下会竭力保护教主。”

此时捏了半天肩膀的赵歆儿,已经不关心安无衍下山要干什么了,她的手都要酸死了。

......

“贾美丽!贾美丽!快起来!”

天还没亮,赵歆儿的房门被“砰砰砰”的敲响。

这粗狂嘹亮的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石头的,她打了个哈欠,大声回应:“这就起来了!”

她本以为像往常一样,石头来叫她是让她去做饭的。

可是打开门后,石头立马粗声粗气道,“赶紧收拾东西,跟我们下山!”

赵歆儿愣了,不由的问:“你没搞错吧?我也要去?”

石头白了她一眼,无语的说:“当然,不然谁来伺候教主?快点吧!”

赵歆儿还是没动,她仔细想了想,现在跟着安无衍或许是最安全的。

万一他走了之后教中哪个看她不顺眼一个生气把她毒死了怎么办?她可不想冒这个险。

再说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还没逛过古代的街呢,电视剧里不都布置的挺好的?她还有些好奇呢!

这样一想,她便高兴的点了点头,“好,我马上来。”

不过石头却是看了她一眼,突然说:“你等下要和教主坐一辆马车。”

赵歆儿神色莫名,“所以呢?”

她不是贴身丫鬟吗?不坐同一辆难道单独给她找一辆吗?她到是希望这样,反正她又不会骑马。

闻言石头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转身走了。

看对方这样子,她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赵歆儿临走之前,却收获了不少的不舍。

“美丽,你走了我们会想你的!”

“你可一定要早点回来啊!美丽~”

教中子弟纷纷含泪告别,一时间,赵歆儿内心也有些感动。

“教主来了。”突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下一秒,赵歆儿的面前便空无一人。

“......”能再现实一点吗?

安无衍此时的脸色阴沉得比天还黑,显然是刚起床,还带着起床气。

赵歆儿这才明白刚刚石头那同情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她不由的内心暗暗叫苦,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去道,“教主,马车已经收拾好了。”

安无衍没理她,直接上了马车,赵歆儿也跟着上去。

刚在塌上坐下的安无衍,看着赵歆儿坐下,神色不明道,“你过来。”

赵歆儿顿了一下,一点点的挪了过去,离他还有一米的距离停下。

安无衍命令道,“再靠近一点,坐在我旁边。”

这时赵歆儿心里立刻警铃大作,虽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不得不挪了过去。

安无衍这才满意,然后身体一歪将头靠在她的腿上,懒懒道,“本教主要休息一会儿。”

???

这就拿她当枕头用了?

编辑 分享 2021-09-19 17:33:44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