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给女朋友安全感 行动才是第一要义

安无衍躺在赵歆儿的腿上后也不管她怎么想的,直接闭上双眼休息。

赵歆儿没有办法,她也不敢反抗,只能任由他去了。

在前面赶马车的石头亲眼目睹了刚才的一幕,不由的睁大了眼,很是惊讶。

确定自己不是看错后,他转过身在心里嘀咕:这还是我认识的教主吗?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啊...

不过他也只能在心里默念了,他要是敢问出来,小命怕是不想要了。

此次陪同下山的,除了石头还有林木林森,一些武功高强的弟子,绯影则被留在了教中。

也许是因为马车质量太好的缘故,这一路行驶并没有多少颠簸,反而平平稳稳。

赵歆儿不由的感慨自己被绑来时的悲惨经历,果然,还是人比人气死人。

安无衍闭上眼休息时与平常不同,眼里的冷漠被掩盖,那张俊美至极的五官更是显得惑人。

不过教中恐怕没几个人敢直视他,毕竟是个精分嘛,谁也不敢得罪。

赵歆儿想,他若不是拜月教的教主,如果只是生在普通人家,只怕这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闻名而来。

不过她也只是低头匆匆的看了一眼,她也没那个胆子去盯着他看。

万一他突然睁眼,那岂不是很尴尬?

赵歆儿就这样坐在原位一动也不敢动,直到外面传来刀器交错的声音,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靠在她腿上的安无衍依旧没有动静,似乎对外面所发生的事情没有感应一般。

她不觉得他没听见,但既然人家不担心,那她也没啥好担心的。

马车外,石头看着那些不长眼的杀手,心里暗骂,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要在教主睡觉的时候来。

虽然他不想打扰,但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冲马车道,“教主,这些应该是渊门的人。”

马车里的安无衍还是没有睁眼,但他的声音却传了出来,“一个不留。”

虽然安无衍的声音很平静,但石头还是体会到了丝丝的怒意。

连忙应道,“是,教主。”

赵歆儿还是第一次亲身经历这种只会在电视剧里上演的暗杀情节。

虽然知道有安无衍在,但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要知道这世界没有百分百的安全。

“有什么好怕的?”冰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知何时,安无衍睁开了眼,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赵歆儿被他这样看着,一时间也忘了外面那些杀手,只好硬着头皮道,“没有。”

看她这嘴硬的样子,安无衍不由得嗤笑一声。

赵歆儿以为他是在暗讽自己,只当做没听见。

却没想到安无衍只是淡淡道,“本教主在,没人能动的了你。”

赵歆儿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谢教主。”

殊不知她内心却是泛起了波澜,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安无衍说这种维护的话,心里难免有些怪异。

这一路上,一共来了三批杀手,都被拜月教众人全部干掉,一个活口都没留。

而最后一批杀手里,有一名潜伏的黑衣男子气息极弱,他摸索到车顶准备下手。

但安无衍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只是一弹指,对方就惨叫着跌下马车化为一滩血水。

目睹全程的赵歆儿内心无比的震撼,她这才真正的意识到。

武侠世界真的是杀人不眨眼,杀人于无形之中。

而她同时也知晓了安无衍的强大,江湖传言并没有夸大。

他武功高强,擅长用蛊毒,那些比他武功低的人,只怕还没近他的身,就被下了蛊,最后死得不明不白。

这一路有惊无险,在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座城镇。

马车刚停下,一直枕在她腿上的安无衍便立即睁眼起身,赵歆儿看他这速度,完全不像刚睡醒的,不禁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的。

安无衍在起身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下车吧。”

赵歆儿紧绷了一路的身体总算能缓下来了,但是很快她发现,她的腿麻了...根本就起不来。

见她不动,安无衍有些不悦,“还等什么呢?”

赵歆儿只好欲哭无泪的说:“教主,我腿麻了,动不了,要不您先下车?”

还没等安无衍说话,这时石头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教主,房间已经订好了。”

安无衍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即看向赵歆儿。

下一秒,赵歆儿就惊呼一声,然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因为她被安无衍一把抱了起来,然后跳下马车,在众多下属的面前,走进了客栈。

而此时马车旁边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的石头和林森已经面面相觑。

“我刚才没看错吧?你快打我一下,我看看这是不是真的。”石头已经瞠目结舌。

林森下意识的打了石头一拳,石头吃痛的捂了捂脸,“这居然是真的?!”

安无衍走进客栈后,大堂里的食客看到他抱了一个姑娘,脸上纷纷露出些许暧昧的神情。

而赵歆儿缩在安无衍的怀里,脑子完全宕机了,直到对方踢开其中一间房,将她放在床上,她才回过神来。

她看着安无衍,结结巴巴的话都不利索了,“教、教主...”

安无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嗯?”

赵歆儿咽了咽口水,“您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

见到她这样,安无衍冷笑,“你就这么怕我?”

虽然她很想立刻点头,但是看着对方脸色阴沉的模样,还是识趣的摇了摇头。

安无衍站在原地看了她一会儿,随即冷哼一声甩袖走人了,当然,还不忘给她关上了门。

他走后赵歆儿躺在床上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安无衍到底想要干什么。

最后只能得了个结论:男人心,海底深。

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的时候,门外响起石头粗矿的声音,“美丽!快起床!给教主做饭!”

赵歆儿有些心累的把头蒙在被子里,她觉得纳闷,这里不是客栈吗?为什么还要她做饭?

石头把她带到客栈的后厨。

客栈的掌柜刚才收了不少的银子,此时正笑眯眯的把厨房让出了半边,任她随意用。

于是赵歆儿只能乖乖的去做菜了,她觉得安无衍就是个小作精,专门来整她的。

她简单的炒了个芹菜炒肉、一份小油菜,厨房里有腌好的鸡,又整了个口水鸡。

都弄好后她端着菜敲了敲安无衍所在的房间的门。

“进。”

在得到了应允后,赵歆儿推门了进去,但她进去后,才发现,房里除了安无衍,还有另外一个人。

那人身穿白色内衬,淡蓝色外衫,看起来像个书生,温润如玉的气质很少见,见她望过来,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

赵歆儿在拜月教呆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见过气质如此干净的人,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安无衍见她看得入神,不由得狠狠的冷笑了一声,然后目光不善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子。

诸葛清自然是感受到了,他摸摸鼻子收回视线,想到最近教中的传言,他无声的扯出一个笑容。

赵歆儿见安无衍面色阴沉,连忙把菜放在桌子上,“教主,我就不打扰了。”

安无衍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下去吧。”

于是她赵歆儿赶紧撒丫子溜了,她可不想承受精分的怒火。

她出去之后,那男子也就是拜月教的军师诸葛清笑道:“这就是教中新来的那个丫鬟?”

编辑 分享 2021-09-20 17:33:0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