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的男生什么样子 多说两句话都要红脸

其实在拜月教,根本就不需要丫鬟这类人的存在。

教中的事情大都需要亲力亲为,实在不行就吩咐手底下的弟子去做。

丫鬟在教中实在没什么用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更何况他们是制毒的,她们就更不能接触了。

虽然其他人觉得没什么,但安无衍身为魔教教主,总不能和别人一样,身边总要留几个伺候的。

可是那些丫鬟在安无衍身边没几天就死的死,疯的疯,无一例外。

他本就喜怒无常,也不爱有人整日在他眼前晃悠,所以送那些丫鬟过来只会让他心情更为不佳。

那些长老不是傻子,很快便回过神,一个个的也就识趣的不敢将丫鬟送过去了。

诸葛清能当上拜月教的军师,自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刚才瞧见自家教主对那丫头的态度绝对不一般。

他不由的笑了笑:“教主,不知是哪位长老送来的这丫鬟,长的倒是不错,干活也利索。”

安无衍见他偏要提这事,不由得冷笑了一声,“看来军师很清闲啊?”

诸葛清见好就收,讪讪笑道,“没有没有。”

他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一路奔波也不得闲,现在有些饿。

于是便道,“教主,属下能否一起进膳?”

他以前也和教主一起边吃边议事,所以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但安无衍拿着筷子的手一顿,轻飘飘的瞥了一眼对方,“想吃自己去要。”

诸葛清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悦,有些不明白为何教主火气突然这么大。

不过他是个识趣的人,连忙拱手,“那属下就告退了。”

另一边,赵歆儿在外面看见了一脸幽怨朝她看过来的林森。

她觉得莫名其妙,“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林森心里有苦说不出,只是一个劲儿的看着对方,仔细看那目光里还有些不甘心。

正当她打算离开的时候,一旁咬着馒头的石头出现了。

“刚刚公子说了,不让你给我们做饭了。”他说出事情的原委。

赵歆儿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公子是谁。

但是在看到林森越发幽怨的眼神后,突然明白过来,有些不解,“为什么?”

石头把馒头咽下,吧唧了下嘴巴道,“不知道,教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赵歆儿无语,她只好无视林森幽怨的小眼神,回了自己的房间。

酉时刚到的时候,安无衍不知和那个小书生去哪了。

赵歆儿待在客栈里无聊的很,她也想出去逛逛。

但想到这具身体如今也是逃犯,便去换了一身男装,她站在铜镜面前拨弄了一下头顶的发带,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很俊俏的小公子嘛。

不过在她打开门后,石头高大的身子突然出现,“你干什么?”

赵歆儿吓了一跳,只好站在原地眨巴下眼睛,“我想出去逛一逛。”

石头粗声粗气道,“不行,公子让我看着你。”

赵歆儿一下就耷拉下脸。

她就不明白了,她啥也不是,到底有什么好看着的?

她心里不甘,看着石头,转了转眼珠子道:“那你跟我一起去!”

“公子让你看着我,又没说不允许我出去,你跟着我不就行了。”她觉得自己这番话真的太有道理了。

石头默默的看她一眼,没说话。

赵歆儿开始卖惨,“秀气,你跟我一起去吧,我真的想出去看看。”她说着还委屈的眨眨眼。

石头听到她的称呼,眼皮子跳了跳,“闭嘴。”

最后两人还是出来了,赵歆儿一身男装,脸上又加了胡子,谁也看不出她就是那张通缉令上的逃犯。

而石头本就是个男人,恢复原貌后自是和秀气判若两人。

他高大粗壮的身体站在赵歆儿的身后,别人只当是一个力气看起来不得了的普通家丁。

想来这城镇应该不小,不然到了晚上不会依旧如此热闹。

孩童在街上此处乱跑,即便天已经向晚,街边的小贩还时不时吆喝着,丝毫不担心没有人。

而在这晚上,最热闹的,当属...青楼了。

现在赵歆儿这模样看起来也是一个俊秀的小公子,路过一座挂着五彩灯笼和丝绸的高楼时,那楼上的小娘子们都挥着手中带着香气的手帕娇俏的呼唤着,“公子,上来坐坐呀!”

“公子~”

赵歆儿抬头望去,立马就明白了这就是古代的青楼。

她心里好奇,脚下不由得一转,眼看着就要进去。

紧跟着她的石头立马铁青着脸拦住了她,“你进去干什么?姑娘家家的知不知道羞!”

赵歆儿说,“我就想看看。”

石头冷哼了一声,“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赵歆儿看了一眼楼上好看的小姐姐们,再看看神色不自然的石头,忽然明白了什么。

她歪头看着石头有些泛红的脸,“秀气,你不会也没去过吧?不应该啊...”

石头瞪了她一眼,脸色涨红,气道:“此等烟花之地,我不屑进去!”

赵歆儿见他如此纯情,觉得好笑,又想起教中几乎见不到女人。

不由的开玩笑道,“你该不会还是个童子之身吧?难道你们练功需要保持这个吗?”

石头见她语言大胆不知羞耻,不由的瞪圆了眼睛,“你、你...”

你了半天没你出来。

赵歆儿一下子笑的前仰后合,等她笑够了,才看向石头,“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你这么纯情,哈哈哈!”

石头被她气到口不择言,“你这女子,真是没皮没脸。”

听到这话,赵歆儿也不生气,她把脚步一转,不再准备进去。

石头见她不再想去青楼,不由得冷哼了一声,“真不知教主把你这个累赘带来干什么!”

赵歆儿:“......”你的嫌弃还能再明显一点吗?

经过刚才的事情,石头越看她越觉得不顺眼,简直就没一个优点。

“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我们教主是不会看上你这种女人的!”他不由的泼冷水。

赵歆儿再次无语,她心想:我到底哪里表现的像个妖媚惑主的人了?你说出来,我改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一块带着脂粉味的手帕落在了石头的头上,他一下愣住了。

原来,楼上有个娇俏妩媚的女人见他们一直在下面,就扔了块手帕下去,没想到正好扔中了。

见对方一脸愕然的抬起头,她笑得十分勾人,“公子,上来快活快活啊~”说着,还挺了挺自己的酥胸。

石头脸色顿时铁青,一言不发的拉着赵歆儿就走。

而目睹了全程的赵歆儿笑的都快岔气儿了。

他们继续往前走,这一路上人来人往,吆喝声不断,卖小吃的摊子应有尽有,各种香气都飘向了赵歆儿的鼻子底下。

赵歆儿毕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古代的街市,觉得很是新鲜。

不由的这看看,那看看,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

而行人见她身后跟了个凶神恶煞的大块头,不由的往两边躲了躲,给他们让路。

路过一家包子铺,赵歆儿闻着那浓郁的味道,顿时挪不动脚了。

她回过头,眼巴巴的看着对方,“你带钱了吗?”

石头:“......”

他是真搞不懂教主到底怎么想的了,前段时间还想杀了这丫头。

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就像被下蛊了一样。

不但让她贴身伺候,还带着她去了议事堂,就连这次下山,居然也带上了,明明她啥用也没有。

石头这人虽然神经大条,但教主这么明显的变化他还是能感受到的。

尤其是今天教主出门前还特意吩咐自己多注意她,这要是放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不过虽然石头嘴上不饶人,但也不敢怠慢教主的吩咐,还是乖乖的跟在赵歆儿身后,替她付了一路的钱。

编辑 分享 2021-09-20 17:35:39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