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老喜欢亲我抱我怎么回事 他说我太诱人

在安无衍洗漱好后,石头掐着点送来了饭菜,他把饭菜放到桌子上后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赵歆儿,随即又退了出去。

就这一眼把赵歆儿浑身不自在,尤其是石头走后安无衍还让她坐下一起吃饭,她心中古怪的感觉更为强烈。

今日的安无衍实在太不对劲了,和他以前一点也不一样。

赵歆儿壮着胆子坐下,然后开始吃饭,喝了一口粥后,她看着对方试探道,“教主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哈。”

安无衍抬眸看了她一眼,却皱了皱眉头。

赵歆儿一见到他如此,缓缓松了一口气,心想,这样的安无衍才比较正常,没想到对方却是看着她皱眉道,“这饭菜简直难以下咽。”

听这任性的语气倒是像极了晚上的那个安无衍。

赵歆儿觉得奇怪,但是没多想,下意识道:“那我去给教主重新做一份吧。”

闻言安无衍心情才好一点,他弯着嘴角回答:“嗯。”

赵歆儿这才起身出门,一出去就看见了守在外面的石头。

对方仍旧一脸复杂的看着她,看起来显得十分的纠结,赵歆儿跟他打了个招呼,却不料石头轻哼了一声,也听不清他说了句什么。

赵歆儿撇撇嘴,没再追问,就去厨房给安无衍做饭去了。

午时一过,绯影等人来找安无衍议事,赵歆儿刚想退下去,就被他叫住了,“待在这里。”

除了林燕白,其他几人没有一人露出意外的神色。

而被留住的赵歆儿注意到林森时不时看过来的眼神,心里更加的别扭,她真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动物园里的猴,谁都想看她两眼。

这时,安无衍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右护法,你有什么意见吗?”

林森神色一僵,讪讪道,“属下不敢,请教主责罚。”

安无衍瞥他一眼,这才把这件事情揭过去。

其实几人谈论的无非是昨天晚上刺杀的事情。

昨天那帮人不用猜也知道是百年前被拜月教赶出来的残余孽党的后代,这群人的目的自是不言而喻。

只不过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罢了。

绯影想了下,还是拱手道:“教主,教中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才赶来协助教主。”

安无衍点了点头,并没有追究这件事。

林木则是淡淡道,“教主,昨晚上五香主去追那帮人时受了点伤。”

随着他的话,安无衍便把视线放在林燕白身上,“五香主伤势如何?”

林燕白及时敛去眼底的神色,笑了笑道,“属下并无大概,多谢教主关系,只是那帮人实在狡猾,我没有把人抓住。”

安无衍随手扔给他一瓶药,似笑非笑道:“没关系,五香主养好伤最重要。”

林燕白接过药瓶,拱手:“是,教主。”

在商讨了一阵后,安无衍突然开口问了一句,“现在几时了?”

林森回答:“回教主,申时一刻。”

安无衍沉思了一瞬,“这个时间街上还有糖葫芦卖吗?”

此话问的突兀,众人皆是一愣,唯有绯影最先反应过来,“应该是有的。”

得到回答,安无衍便转过脸对着一直站在旁边的赵歆儿道,“我想吃这个。”

只是还没等赵歆儿回话,神经粗大的石头率先道,“教主若是想吃,属下......”

但他还没说完便被绯影暗地里掐了一把,石头疑惑的看去,“三香主你......”

绯影暗暗瞪了他一眼,石头这才闭嘴。

房间里的另外几人察觉出气氛有些不对劲,便纷纷有眼力劲儿的找了个理由退了出去。

而赵歆儿以为他是想要吃自己做的,有些为难道,“教主...我不会做糖葫芦...”

安无衍看着她,漆黑的双眸带着些赵歆儿看不懂的情愫,“不用你做,我要吃你亲手买的。”

赵歆儿一愣,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点点头,“好吧。”

出去时,两人依旧乔装打扮一番,只是安无衍这张脸再怎么打扮,还是掩盖不了他的俊美。

再加上他周身的气势,街上不少的女子都偷偷的侧目于他。

虽说这次出来是跟着安无衍,但赵歆儿依旧很欢快,她一到集市就开始放飞自我,若不是因为身边是安无衍,她早蹦蹦跶跶的走了。

安无衍显然也看出来她的小心思了,所以默不作声的牵住了她的手。

一心扑在吃食上的赵歆儿,在两人已经走了一段距离才察觉到。

她想要挣脱开,却没想到对方越握越紧,还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其霸道的专横态度不言而喻。

没办法,赵歆儿也不再挣扎,只是总觉得不自在,属实是因为白天的安无衍这样做实在是太违和了,根本都不像他。

就在她心里还别扭的时候,一个卖糖葫芦的老人慢悠悠的从他们面前经过。

赵歆儿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去,还主动拉着安无衍过去,“等等!等等!”她一直接喊了出来。

老人停了下来,回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姑娘要买糖葫芦吗?”

赵歆儿连忙点头,“给我来两串吧。”

正当她下意识的要掏钱的时候,她突然想起自己身上根本没有什么银子。

她身形一顿,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只好回头看安无衍,“教主,你出门带银子了吗?”

安无衍平日里出门身边都带着属,哪会带什么银子,直接摇摇头。

赵歆儿:“......”

那老人一时间也是无话可说,他看着这两人也不像是没有钱的主儿啊,怎么出门却不知道带银子。

这时身在暗处的石头十分有眼色的出来了,赵歆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秀气,你把银子给了吧。”

石头点点头,刚想把铜板递过去,便被一只手给截下来了。

他一顿,有些不解的看着安无衍,“公子?”

安无衍没什么表情的说:“把钱给夫人就好。”

赵歆儿,“!!?”她没听错吧?这除了她还有第二个女性吗?夫人?

石头眼皮子一跳,神色可谓复杂至极,不过还是把手上的铜板放到赵歆儿的手上,“夫人。”

赵歆儿,“......”

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停留,赶紧付了钱拿过那两串糖葫芦。

安无衍看了一眼石头道:“行了,你可以走了。”

石头,“......”

他默默委屈,石头能清晰的感受到教主话语中浓浓的嫌弃,只好再次隐入人群中。

赵歆儿忽略刚才他们的对话,把糖葫芦塞到安无衍手中,“诺,尝尝吧。”

安无衍看着外面裹着糖浆的鲜红的糖葫芦,抬手咬了一口。

一瞬间,酸酸甜甜的味道和昨天晚上重合起来。

可下一秒,他就想到了什么,顿时一股醋意涌上心头,于是不悦的看了赵歆儿一眼。

赵歆儿觉得他的脾气来的莫名其妙,不由的问:“有...有什么问题吗?”

“你过来一点。”安无衍看着她说到,赵歆儿只好乖乖的凑了过去。

忽然,安无衍低头靠近了赵歆儿,在她手上的那串糖葫芦上咬了一口,还偏偏咬走了那一半。

他品尝着嘴里酸甜的味道,这才满意的点头。

但赵歆儿却被他的举动微微吓了一跳,就那样愣在原地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安无衍盯着赵歆儿的嘴唇道,“这糖葫芦,确实很甜,不错。”

赵歆儿被他话中的意有所指弄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些许热意,只好不自在的别开脸,“公子,不如我们再去那边看一看吧?”

她现在也只能转移话题了。

安无衍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流连了一会儿才开口回答:“可以。”

于是这一路上,石头又是付钱又是被嫌弃,心里好不委屈。

编辑 分享 2021-09-24 17:17:1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