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爱吃醋是怎么样的体验 我差点用发誓哄好他

两人买完糖葫芦之后接着转了转,而赵歆儿走到某一处就立马停下脚步不愿意动了。

而这边一位卖臭豆腐的大叔老远就看到有人站在不远处盯着这边看。

都说做生意的就是要头脑精明,于是他立刻堆起笑容道:“两位,要不要尝一尝我这臭豆腐啊?”

“我跟你们说哦,我这臭豆腐是闻起来臭吃起来香,这手艺可是远近闻名啊!”

听他这话,赵歆儿立刻应和的点头,她早就口水直流三千尺了,奈何身边的人把她拉得紧紧的。

“不许过去买。”?安无衍皱着眉头阻止她,他一闻到那股味道心情就不好。

但赵歆儿可不一样啊,她是真的想吃,只好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公子,就买一点吧好不好?”

安无衍垂眸看着她,皱着的眉头像是能夹死苍蝇,“不行,这东西这么臭有什么好吃的?”

赵歆儿不放弃,一想到臭豆腐的味道,她还吸溜了一下口水,“公子,这真的很好吃,特别好吃。”

安无衍抿了抿嘴唇,“难闻死了。”

赵歆儿继续央求,“公子你相信我,这吃到嘴里就不难闻了,真的。”

对方眼中的渴望和脸上那可怜巴巴的神情让安无衍有些心软,他不由的淡淡道,“想吃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赵歆儿立刻点头,“公子你说!”

“唤我一声夫君。”安无衍说这句话时的神情,可是前所未有的期待。

一瞬间,赵歆儿感觉自己都要裂开了。

她在心里默默吐槽,这精分教主怎么回事?怎么打了一架后整个人就像是换了个性格?不是只有晚上才会变吗?这白天怎么回事?

她只好硬着头皮问:“教...公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要叫这个?”

安无衍目光微暗,答非所问,“你若是不想叫也行,那就别吃这个了。”

赵歆儿心里恨的直咬牙,最终还是妥协道:“夫君。”

反正他们也没有真的成亲,只是叫一叫而已,她以前追星的时候没少叫老公,这也没什么。

其实她也可以不叫,但她真的太想吃臭豆腐了,主要是考虑到以后要是回到魔教里,就吃不到了。

即便赵歆儿的声音有些不情愿,但安无衍听的还是很开心,他开口叫了一声石头的名字。

几分钟后,拿到臭豆腐的赵歆儿泪眼汪汪的,她为了吃这口臭豆腐可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啊!

心满意足的赵歆儿,就这样捧着臭豆腐跟在安无衍后面走着。

可是她的表情却悄然改变,她虽然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可好歹也是个女人。

就在刚刚,她是真的感受到了安无衍对她的...不一般。

如果她真的是贾美丽,她对这感情也没什么不接受的,但事实上,她并不是,她从未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

......

待他们回到客栈的时候,绯影迎面走来,她笑眯眯的喊道:“公子和夫人回来了。”

安无衍对这个称呼似乎十分的受用,虽然还是端着脸,但总归是点了点头,表示回应,绯影一看笑的更开心了。

石头也别扭着一张脸粗声粗气道,“公子,夫人。”

一旁的林森偷摸摸的瞅了一眼,嘴里也叫着夫人两个字。

这时一间房门被打开,身着淡蓝色长衫的男子走了出来,脸上挂着和熙的笑容,“公子。”

他微微点头叫了一声,随后似乎是察觉到找赵歆儿的视线,他再次冲着对方微微一笑。

赵歆儿一直对他的身份挺好奇的,这会儿又不免多看了一眼。

只是她突然感觉到手上一痛,不由的看过去。

安无衍则是冷哼一声,又眼神凉凉的看了淡蓝色衣衫男子一眼,然后拉着她走了。

诸葛清脸上笑容一僵,颇有些不解的看了看用同情目光看着他的几人,问道,“公子今天心情不好?”

几人连连摇头。

诸葛清想了想,终于意识到安无衍刚才对那女子的亲密,只好无奈道,“教主这醋劲儿真够大的。”

几人又连连点头。

林森深感同意,“中午我只不过多看了美丽一眼,教主就生气了。”

他越想越觉得委屈,“教主也不让美丽给我们做饭了。”

一旁的绯影敲了敲他的头,“要改口叫夫人,夫人是夫人,能给我们做饭吗?”

林森一想到这里,立刻哭丧着脸上前抱着诸葛清的大腿,“军师,以后我们吃饭可就要靠你了!”

而诸葛清则是狠心的把他提溜到一边,“做什么美梦呢?我事情那么多,每个月能回来个三四次就不错了!”

闻言林森不免有些生无可恋,他真的不想吃那难以下咽的东西啊!

这边林森在为自己一去不复返的美食哀痛,而另一边被安无衍拉进房间里的赵歆儿却是有些紧张。

因为安无衍脸上的神情很是阴沉,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看他这样子,赵歆儿不免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然后往后退了退。

安无衍开口:“你喜欢诸葛清?”每个字就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一样。

赵歆儿一脸莫名其妙,“诸葛清?这是谁?”

安无衍眼神阴郁的盯着她,“就是刚才那个对你笑的男人。”

赵歆儿,“......”

行,她总算知道这男人是谁了,原来叫诸葛清,听以前石头那话,他应该就是拜月教的军师了。

看着一脸想要杀人的安无衍,她连忙撇清道,“我不喜欢啊!教主干嘛这么问?”

安无衍冷笑了一声,“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他?”

赵歆儿觉得心累,只得解释,“我只不过是好奇,好奇他的身份而已。”

听到她的解释,安无衍脸上的神情这才稍缓,“以后不准你盯着别的男人看。”

赵歆儿在心里默默无语,她觉得再这样聊下去她就要发誓了。

于是连忙转移话题道,“教主,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去给你做些饭菜来?”

安无衍听到她这么一问,点了点头,“确实有些饿意。”

赵歆儿连忙说,“那我现在就去厨房...”

“等一下。”安无衍叫住了她,赵歆儿只好停住脚步,“教主还有什么吩咐?”

下一秒,她就被对方拉着坐在了床边上,她惊讶的看过去。

安无衍则是盯着她说:“不许叫我教主。”赵歆儿有些奇怪,只好试探性的问:“那...叫什么?”

安无衍忽然好心情的弯了弯唇角,他往前凑了凑,声音低沉道,“叫我夫君...或者阿衍,都可以。”

赵歆儿,“......”

她把话在心里转了好几圈,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道:“教主,这我恐怕不能答应你。”

话音刚落,安无衍脸色猛然阴沉了下去,他直勾勾地盯着赵歆儿看了一会儿,最后什么也没说,只道:“出去吧。”

赵歆儿见他这样,没再说什么,有些胆战心惊的退了出去。

她本以为安无衍能明白她什么意思,却不想对方像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这就让她很难办了。

回到自己的房中后,赵歆儿很是头疼的思考了一段时间,想到最后,她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走一步看一步吧。

放下心里这件事情后,她很快便睡过去了,没出意外的,半夜她又被人钻了被窝。

现在的赵歆儿已经习惯了,反正人也赶不走,就随他去吧。

不过她睡的迷迷糊糊也不忘问一句:“你饿吗?今晚要吃些什么?”

身旁的人搂住的动作顿了顿,随即用一种别扭的语气回道,“不饿。”

赵歆儿“哦”一声,然后打了一个哈欠,闭着眼嘟囔了一句,“你最近好像都不怎么饿。”

编辑 分享 2021-09-25 17:10:20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