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不让碰代表什么 她心里有了别人

晚饭后安无衍没有再找赵歆儿伺候,她索性回房间继续休息,反正古代的晚上也没多少娱乐项目。

一如往常,半夜的时候,她又被人钻了被窝。

可能是因为白天睡多了的缘故,赵歆儿这会儿醒来已经没有那么困了,她习惯性的喊了一声。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靠了过来。

赵歆儿感受到对方温热结实的身体紧贴着她,又问:“你今天晚上饿...”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她就愣住了,因为她的嘴唇被覆上一层温软的东西。

因为对方的动作,她着实吓了一跳,不由的瞪大了双眼看着他。

而安无衍直接忽视她的视线,又亲了一次,“这是欠的。”

赵歆儿自然明白他说这欠的是昨天晚上的,可是这亲嘴巴和亲脸颊完全是两码事啊!这其中的深意她想都不敢想。

她盯着安无衍看了一会儿,最终深呼一口气很是严肃的道,“阿衍,你不能亲我这里。”

话音刚落,安无衍的眼神便有一瞬间的阴郁,他低沉着声音道,“为什么?”

赵歆儿纠结的想了想,最后只能道,“没有为什么,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她很无奈,总不能直接告诉他这地方只有夫君才可以亲吧,到时候他又要说起娘子这个话题了。

安无衍听到她的回答,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

赵歆儿自然不知道安无衍的病已经好了,见他不说话以为闹小脾气了,只能哄道,“好了,阿衍听话,我们不说这个了,你今晚饿吗?”

此时的安无衍胸膛里的酸气止不住的上涌,但是他又不舍得暴露出来,只能继续伪装下去。

只能状似委屈的说道:“我不饿。”

赵歆儿刚要点头,对方又说:“但是,我今晚想和歆儿一起睡。”

“不行。”赵歆儿下意识的拒绝。

她颇有些头疼的说:“我们明明说好的,你晚上不能在这里睡,你再任性我就要生气了。”

照往常,安无衍听到这话便会妥协,但今夜的他不知怎么了,就是执着的看着她。

两人僵持不下,看着安无衍那张脸,赵歆儿心里疯狂的吐槽,她实在没见过这么粘人的男人。

最终她还是无奈的妥协了,她又不能把人赶走。

“只许一次,下不为例。”?她说完后便躺下了,实在不想看他那张脸。

安无衍见她这么容易就妥协,心里直冒酸气,但是又不能发作,只好背地里咬牙切齿的嫉妒。

大床上,安无衍一躺下便照旧紧紧的搂过她,闻着熟悉的香味,他的心里渐渐有了些安慰。

赵歆儿感受着身后温热的身体,心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一些,不过也只是想想。

睡意袭来的那一瞬,赵歆儿也撑不住的睡了过去。

原本以为会一觉睡到天明,可在离天亮还有点时间的时候,赵歆儿一个翻身,醒了。

看看天外还算黑的天色,她揉了揉眼坐起来,却发现身边的安无衍不见了身影。

有些渴,便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完后她走到门外试探性的喊了一声,“秀气?你在吗?”

门外属于石头粗声粗气的嗓音响起,“夫人有何吩咐?”

赵歆儿咽了咽口水,就在刚刚,她心里隐隐有了一些猜想,可她不愿相信。

她重新躺在床上时,门外传来了石头和安无衍的交谈声,然后门就被打开了,她赶紧强作镇定的闭上眼睛。

她感受到身后那具火热结实的身体紧贴了上来,对方的手覆在她柔软的发上。

赵歆儿再也装不下去,只好开口:“教主,你恢复了?”

安无衍拦在她腰间的手一顿,用低低沉沉的嗓音回应了一声。

两人沉默了一瞬。

赵歆儿已经说不清自己此时什么心情,安无衍会好她是知道的,可是她从未想过安无衍好了之后会继续装作晚上的他。

身后的安无衍默不作声的把她整个人给搂住了,然后低声道,“再睡会儿吧。”

赵歆儿虽然心里觉得别扭,但是两人都睡在一起那么久了,现在反抗反而有些矫情,于是便乖乖闭上眼睛。

原本以为接下来的相处会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阶段。

但没想到几天下来,赵歆儿压根就没怎么看到安无衍的身影,包括绯影几人。

只是石头一直在她身边,把她看得更紧了一些,赵歆儿问他人都去哪里了,石头也只是闷闷的说一句教主有事就不说话了。

她不说,赵歆儿也只好自己猜,只是她忽然想起了安无衍昏迷那一夜发生的事情。

当她被挟持的时候,是真的能感受到死神和自己之间的距离。

她一开始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她,可她现在隐隐约约明白,只是不太想承认而已。

这天夜里,赵歆儿正在熟睡,安无衍带着一身刚沐浴的冷冽气息熟练的钻进她的被子里,然后大手一搂紧紧地抱住她。

原本想要尖叫出声的赵歆儿在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才默默安静下来。

安无衍自是感受到了她刚才的害怕,低沉着嗓音道:“别担心,有我在,很快就能解决。”

听她这话,赵歆儿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只是安静的闭上眼睡了过去。

似乎现在只有安无衍在身边她才能睡的踏实了。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时间,赵歆儿被告知他们要启程离开这里了。

离开客栈的时候是申时末刻,客栈里忽然涌进一批杀手,拜月教的弟子出来应对。

赵歆儿坐在马车里忍受着一路的颠簸,可那些杀手穷追不舍,一副势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

而他们原本行驶的路线被堵住,不得不临时换了另一条路。

一个时辰过去了,夜色渐渐暗下来,赵歆儿忽然被安无衍抱起来跳出了马车,下一秒,马车便在瞬间化为残片。

石头几人一脸狠厉的站在安无衍身边,手上的利器在月色下散发出淡淡的寒光,直到现在,赵歆儿才看出来他们有点魔教弟子的样子。

这时,一雄厚的声音从上空传来,带着几分得意和嘲讽,“安无衍,你们当初赶我们出拜月教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今日?”

此时的安无衍又好像恢复到了赵歆儿刚见他的时候,漆黑的双眸没什么感情,周身的气场也让人不敢小觑。

他闻言嘴里溢出一抹冷笑,“废话真多。”

说话的那人自夜色中浮现,一张脸有些苍老,浑浊的双眼满是阴沉,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而他身后的那些人,和杀手都是一个装扮,看来这场刺杀他精心策划了很久。

“安无衍,事到如今你还嘴硬呢?”那人冷笑了一声,“被官府和江湖同时通缉的感觉,不好受吧?”

“你说我要是把你的尸体送到官府门口,那些人得如何感激我啊?感激我为江湖除掉了一个大魔头。”

安无衍身前的林森闻言先“呸”了一声,“你这老不死的,在这说什么梦话呢?我们教主岂是你能打过的!”

那人眼睛冷了下来,“你们这些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他话音刚落,身边一男子快速飞了一个暗器,林森立刻抬起刀格挡了一下,然后也给对方送了个暗器。

那老者声音沙哑,阴狠异常:“安无衍,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随着他的声音,他身后那些杀手纷纷腾空而起。

林森等人率先上去迎战,安无衍则抱着赵歆儿,在众多敌人之间周旋游走,脸上看不见任何慌乱,游刃有余。

赵歆儿知道现在处境危险,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乖乖的窝在他怀里不乱动。

耳边刀器相互碰撞的声音不断传来,两伙人打得不可开交,一时间难分伯仲。

编辑 分享 2021-09-27 17:08:5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