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心机超级重的男朋友是种什么体验 我就是羊入虎口

从刚才的对话中,赵歆儿隐约明白过来对方的身份。

他们的祖辈,百年前也是拜月教中人,只是不知为何被赶了出来。

可他们也是以蛊毒发家,且用的蛊毒自然和拜月教相似,一时间两伙人谁也压制不了对方,只是僵持不下。

杀手之间的那个首领,眼神阴狠的盯着被困在中间的安无衍,脸上我露出一抹冷笑。

紧接着腾空飞起,露出手中的兵器直直的朝着他去。

安无衍身子一闪躲过他的袭击,眼也不眨的从宽大的袖子下飞出一排带有剧毒的暗器向那人反击。

男人似是早有防备,灵巧的躲避过去,不由的暗讽:“安无衍,你真以为自己很厉害吗?这拜月教,你恐怕是保不住了。”

安无衍还是觉得他废话真多,“只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人了?”

这话属实恶毒,那男人被他的语气激怒,额间青筋暴起。

忽然,他将目光落到他怀中的少女,眼里一片算计。

他冷笑了一声,“你就嘴硬吧,你怕是还不知道,在你被围困之际,我也安排了人手去攻打拜月教了。”

“让我算算时间,恐怕拜月教这时候,已经沦陷了吧?哈哈,安无衍,纵使你武功高强又如何?还不是白保不住自己的老巢,不如束手就擒吧!”

男人说这话就是为了分走安无衍的注意力,攻过来的目标便是对方怀里的赵歆儿。

但安无衍经上次一事后早有防范,哪会儿让他这么轻易的得手,一个转身便躲开攻击。

而他即便抱着赵歆儿,身手也没有半分影响。

两人都是武功高深且擅长用蛊之人,打起来只看谁先落了下风。

黑衣男人步步逼紧,手法越来越阴狠,安无衍微微眯起眼睛,眼底的阴郁一片。

“石头!”

不远处正在打斗的石头闻声而来,“教主!”

“保护好夫人,不得让她伤到一分一毫!”安无衍说着便把赵歆儿换了个位置。

“是!”

赵歆儿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就从安无衍怀里脱离了。

那男人原本再想偷袭,却没想到被安无衍识破把人送了出去。

没了顾忌的安无衍自然是招招狠厉要命,没有给对方喘气的机会。

黑衣男人被打得节节败退,不由的心下一沉,但面上却冷笑了一声,“安无衍,怎么不用你的本命蛊?难不成是怕了我?”

安无衍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你觉得你配吗?”

男人闻言脸色越发难看,他狠咬一口牙,再次攻了上去。

只是这次没有多久,男人便渐渐落了下风,就连嘴角也溢出了血丝。

他神色微变,快速退后给自己服了一瓶药。

他原本想着再拖延一段时日使出杀手锏,但没想到这安无衍实力如此厉害。

男人眼底的阴毒越发浓烈,忽然从袖中掏出一只骨哨,放到嘴边有节奏的吹了三下。

吹完后,他看着安无衍狠狠笑道,“就算你打得过十人二十人,但你打得过上百人吗?如今这林中都是我安排的手下,今日,你必死无疑!”

但这狠话放的一点效果也没有,他依旧是老神在在的样子,漆黑的双眸里没有半分慌乱,甚至还有点看笑话的意思。

那男人等了几息,却没等来意料中的动静,顿时脸上的神情僵硬了一瞬。

而跟拜月教弟子打斗的那群手下已经完全落了下风,见此场景脸上的神色也是青青白白,狼狈之色显露。

男人这才察觉到了不对劲,眼中滑过一丝惊惧,“安无衍!你都干了什么!”

安无衍淡淡笑道:“你觉得呢?”

话音刚落,又是几声惨叫响起,被打的狼狈的手下快速归拢的黑衣男人身边。

一人语气慌乱的开口:“首领,竹林西面忽然来了大量的官兵和正派子弟,我们该怎么办?”

男人瞬间气息絮乱,就在刚刚,他才察觉到自己也中毒了,他的声音嘶哑暗恨开口:“安无衍!你想干什么!”

安无衍就是看着他也不说话。

这时,身姿妖娆面容妩媚的绯影出现了,她身后还跟着几个弟子,他们正压制着一人走到安无衍身边。

绯影笑意盈盈的看向那个男人,红唇一弯,“独孤渊,来看看这是谁啊?”

她转过头,对着其中一个弟子道,“把他的脸抬起来。”

紧接着一张有些苍白的脸,显现在独孤渊的眼中,对方嘴角还带着血迹,他瞳孔微缩。

林燕白跪在地上气若游丝,嘴唇微微动了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神色一片颓然。

事到如今,独孤渊自然知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哪里会出现纰漏。

一时间他心神俱乱血气上涌,猛地吐出一口黑血。

远处的动静越来越大,骑着马的官兵带领着一群人赶来,见到安无衍,先点了点头,“安教主。”

看见眼前场景,独孤渊这才明白,一时间气急攻心,却大笑起来,“怪不得!怪不得你刚才还如此的从容,原来早就算好了!”

那官兵派人抓住他,没什么表情的朝安无衍抱拳道,“安教主多谢了,人我们就带走了。”

安无衍点了点头,随即朝着赵歆儿的方向走去。

“夫人,我们该回家了。”他轻声道,然后抱着还在发愣的赵歆儿翻身上马,没入了无尽的夜色。

这场战争,就此结束。

回到拜月教后,赵歆儿才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计划好的。

从江湖上的传言开始,到最后和官府合作。

当初传言流出的时候,官府自然是将怀疑的目光放到拜月教上,毕竟他们是魔教。

只是官府众人也不是傻子,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

调查过程中他们偶然发现了一条线索后,内心便冒出众多疑点。

而就在这时,拜月教有人暗中和他们联系,这才有了后来的合作。

拜月教虽然素拥有魔教之称,行事也随心所欲,但从来没有行过伤天害理之事。

以前那些传言,只不过是有人恶意中伤。

而且这次他们借助官府也只不过是图个方便和清静。

而官府那边,虽然不怎么干涉江湖之事,但却因为某些隐晦的原因,不得不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

虽是拜月教主动搭线,而且表面看起来像是互利。

但实际上这个人情官府也清楚不是那么好还的,但能怎么办呢?他们没有办法不答应。

......

拜月教中,赵歆儿的回归自是让众弟子高兴非常。

只不过当他们得知另一个消息的时候,都傻眼了。

不仅他们,教中长老香主们也不敢相信。

只是出去了一趟而已,一个烧火做饭的丫鬟,转眼之间变成了教主夫人,这他们怎么能轻易的相信?

虽然赵歆儿的姿色还说得过去,但比她好看的女人多的去,怎么偏偏就看上了她呢?

不过即便他们心里再怎么不满,也没有人敢表现出来。

这些话他们在背地里都不敢说,更何况是在教主面前,除非他们是不要命了。

他们什么心情暂且不提,赵歆儿反正是懵的很,她这一下成了教主夫人,也是很意外的好不好。

那天安无衍抱她回来,直接在议事堂之上宣布了成亲的事情。

当时别说是堂上那几个长老了,她也很想表示拒绝。

可她话都没蹦出来一句,安无衍就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漆黑的双眸看过来,用不容置喙的语气道,“不许反驳。”

赵歆儿:“......”

编辑 分享 2021-09-27 17:10:33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