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喜欢索吻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他真的太粘人了

房间里,安无衍死死地盯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女,面色阴沉如水。

“她到底怎么样了?”看见药长老把脉完后,立刻出声询问。

药长老把东西收到药箱里,面上忧心忡忡,欲言又止,他实在不想在这日子里说出这残忍的事实。

安无衍见他如此,心里突然一紧,眉头紧皱,低沉的声音里是掩不住的暴躁,“药长老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我还没有那么脆弱。”

大喜的日子变成这样,药长老心里也觉得很不好受,他只得低低叹了一口气道:“夫人此症状,像是中了蛊毒。”

“什么样的蛊毒,我怎么没察觉出来?”安无衍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是五彩蛊。”药长老说了实话。

一瞬间,安无衍的瞳孔微缩,垂立于一旁的手猛然握紧,指节骨被他攥的发白。

他一字一顿沉声道,“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把人给我救回来!”

药长老动作微顿,“是,教主,属下一定会拼尽全力救治夫人。”

五彩蛊,江湖失传已久的蛊术,传说中了此蛊的人半月之后便必死无疑,天下无药可解。

药长老心里清楚,安无衍更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他知道现在这话说出来无异于往自家教主心里插刀子,也只能是尽力救治了。

药长老走后,安无衍坐在床边紧紧的握住少女的手,眼中一片猩红。

在感受到对方手心温软的触觉后,他才稍稍恢复了些理智。

他直勾勾地盯着对方那张略显苍白的脸,声音有些发紧:“歆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我们一定要完完整整的过完这一辈子。”

安无衍又在床边陪了一阵子,这才替床上的少女盖好被褥,站起身走出了屋外。

关上门的一刹那,他面上的神情已经完完全全阴沉下来。

眼底阴狠的杀意让一旁的几人纷纷感到心惊,不敢抬头直视。

“给我去查,我要让那个人生不如死!”他的声音沙哑,听起来让人心悸。

饶是绯影在拜月教多年,也不曾看见安无衍如此骇人的模样,这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一想到屋里躺着的那个人,也不由得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她一时间也说不上来什么心情。

......

赵歆儿悠悠转醒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绯影,对方见她醒了一脸的欣喜:“你终于醒了!”

她刚醒,这会儿头脑有些昏沉,可是也没忘了昏迷前拜堂时候的事情。

不由的询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绯影神情顿了一下,但很快便被她收敛了下去。

她只是笑着安慰,“夫人不用担心,你的身体只是出了点小问题,等你好了,你和教主的大婚仪式,会重新进行的。”

她说完不等赵歆儿反应,便继续道,“夫人先休息,我这就去告诉教主夫人醒了。”

赵歆儿看着她的身影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安静下来。

她刚才没错过绯影的神色,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她的心慌和预感,她觉得自己可能挺不过这次的危机了。

她叹了一口气,其实赵歆儿也很是郁闷,她不明白到底是谁那么大费周章要害她。

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她似乎一直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过想想自己迟早要离开,也并不是那么在意了。

她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床顶,没多久,安无衍便推门而入。

见到少女的那一刻,阴沉了好几日的脸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意。

赵歆儿感受着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抓着,这会儿心里也是复杂不已,她扬起笑容喊了一声,“教主。”

若是以往,她喊这两个字,安无衍肯定是不会高兴的,但是眼下他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只关心她的身体状况。

“歆儿,你感觉怎么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赵歆儿摇摇头,“还好,我的肚子已经不痛了。”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具体什么病,但大体应该和蛊毒脱不开关系。

想到这里,她试探性的问道,“教主,我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很严重?”

安无衍眼神闪躲,他摸了摸少女的秀发低声道,“别胡说,都是小问题,你只需多休息几天就好了,其他的都不用担心。”

赵歆儿闻言看了他一眼,这才乖乖点头,想来,应该是很严重的,严重到威胁生命的那种。

没过一会儿,绯影将药送了进来。

“教主,药已经煎好了。”说着,她把那碗深棕色甚至有些发黑的药放在了桌子上。

安无衍点了点头,沉声道,“知道了,出去吧。”

绯影眼底有止不住的担忧,“是。”

房门再次被关上后,安无衍走过去把那碗药端来,舀了一勺吹了吹亲自送到少女的嘴边,“喝吧,喝下去就好的快了。”

赵新儿看着这碗药一脸的为难,“教主,这药应该很...苦吧?我能不...”

“不能。”安无衍无奈的打断她的话,“良药苦口知不知道,乖。”

赵歆儿犹豫了下,试探性的往前凑着喝了一口,瞬间苦得她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不行,这真的太苦了。”她连忙往后退去,一脸的抗拒。

安无衍看到她这个小动作,又气又觉得好笑,只得耐下性子道,“喝了好的快,乖。”

赵歆儿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不禁不过去,还坚定的摇摇头。

安无衍面色变得淡淡,又重复了一遍:“要听话。”

赵歆儿被他这个样子唬住了,犹豫了下,还是乖乖凑了过去。

安无衍满意了,将勺子递到她的嘴边,赵歆儿咬了咬牙,“教主,我自己来吧,长痛不如短痛。”

在安无衍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伸手端过药碗,左手一捏鼻子仰头开始灌。

但是没坚持一会儿,她就把碗放下来,苦的她浑身颤抖,只好可怜巴巴的问:“我能只喝半碗吗?”

安无衍算是看明白了,赵歆儿在他面前只吃硬不吃软,于是便冷着脸道,“不能。”

赵歆儿差点没哭出来,看着手中剩下的那半碗,给自己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

然后又一仰头,“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

全部喝完后,她连忙把碗塞给安无衍,一边捂着嘴防止自己吐出来,一边含糊不清的问:“教主,有没有糖或者蜜饯之类的东西?”

没想到安无衍眼皮子也不抬道,“不能吃,吃了药就不管用了。”

赵歆儿一愣,哭丧着脸在心里感慨自己果然是命运多舛啊!

就在这时,安无衍把她的脸捧了过去,赵歆儿还沉浸在满嘴的苦涩中,愣愣的看着他。

下一秒,安无衍的唇便覆了上来,熟练的撬开她的嘴唇,在里面扫了一圈。

赵歆儿眼角微红,被放开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

安无衍犹如一只大尾巴狼,眼神有些得意的说:“好了,现在不苦了。”

赵歆儿,“......”

想占便宜你就直说好吗?她在心里默默吐槽。

但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憋屈的瞪着眼前的男人,默默的表达自己的反抗。

或许是药效的原因,赵歆儿吃了药以后再次熟睡过去,安无衍坐在床边静静地注视了好一会儿,这才走了出去。

房门被关上,原本脸上温柔的神色再次恢复成了阴沉的模样,安无衍沉声道,“走吧,去看看他。”

编辑 分享 2021-09-28 16:58:2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