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人可以爱到为对方而死吗 爱之深恨之切

从赵歆儿房里出来后,安无衍带着人来到拜月教的一处暗室,这里是专门关押和审讯教中奸细和叛徒的地方。

昏暗的暗室里,只有几处昏黄的烛光照映,趴在地上的林燕白,如今早已没了人样。

当安无衍走在他面前停下时,他抬起那张死气沉沉的脸,没什么表情,露出狼狈不堪的模样。

他的声音早已被折磨的沙哑,眼底却带有淡淡的嘲意,“尊敬的教主,您来了。”

他现在的称呼更是讽刺。

安无衍猛然蹲下身死死掐住他的脖子,逐渐加重力道。

那双漆黑的眼眸里酝满风暴,“说不说,解药在哪里!”

林燕白因为窒息而变得痛苦不堪,额间青筋暴起,“教...教主,难道你不明白...这毒...无药可解吗?”

安无衍冷笑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松开手,站起身冷冷的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死人,然后淡淡开口道,“开始吧。”

林燕白虽然大口的呼吸着,脸色憋得通红,嘴里却是发出痛快的笑声。

但是没过多久,他便生不如死,教中的酷刑被一一实施在他的身上,纵使有再强大的意志力也支撑不下来。

一套下来之后,他整个人气若游丝,浑身湿透,嘴唇苍白的像是随时都要没气,与当日那个俊朗模样判若两人。

他喘了喘气,张嘴道,“我说......”

安无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一片冰冷。

林燕白抬眸看着这个样子的安无衍,忽然笑了,紧接着胸口一痛,猛地吐出一口血,“教主,何不试试...自己的...本命蛊呢?万一...万一要是有效果呢?”

他话音刚落,在一旁的林森忍不住愤怒道,“教主,不要相信他!他肯定是胡说的!”

林燕白又咳嗽了一声,鲜红的血从唇边溢出,“话我是说了,就看教主信不信了。”

他眼底的嘲弄越来越浓。

其实林燕白今日也没想到,自己当初临时起意下的蛊,居然起了这么大的作用,这对他来说可真是意外之喜。

他小时候在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的血脉之后,便想尽办法在拜月教蛰伏,配合外人里应外合的也是他。

知道被发现后,便用金蝉脱壳的方法将自己摘除了出去。

只是他没想到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安无衍的一场局,只不过是为铲除他们所有人而设下的局。

但现在看来他好像也没有输,安无衍虽然没死,但一定不会好过。

至于本命蛊一说,他也不知道,只不过是说出来暂时哄骗安无衍罢了,反正他早晚会死。

安无衍垂下眼帘,淡淡的目光落在林燕白的脸上,“林木林森,好好伺候他。”

林木和林森连忙应下。

他唇边忽然勾起一抹冷笑,目光重新落到林燕白身上,“你想死,没那么简单,你剩下的日子,就在这里待着吧。”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到这里,安无衍的眼神阴狠的骇人。

但他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去。

男人刻骨的杀意仿若实质性的落在他身上,林燕白再也受不住,眼底流露出一丝惊惧,他明白,等待他的将会是漫长无边的痛苦。

......

那边林燕白陷入了绝望之中,而这边的赵歆儿才刚迷迷糊糊得醒过来。

没一会儿绯影进来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她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不太想吃。”

绯影叹了一口气道,“我还是去给你端一碗粥来吧,你已经几天没吃过饭了,总这样下去也不行。”

她话音刚落,赵歆儿就想拒绝,她可还没忘记刚来时喝的那个黑乎乎的粥。

似乎是看出她的想法来了,绯影笑着解释:“放心吧,这几天都是诸葛做的饭,他煮的粥也很好喝的。”

闻言赵歆儿只好点点头。

绯影走后她又重新躺在了床上,她只觉得很累,总是想睡觉,她隐约猜测,可能是跟自己的病有关。

没一会儿,赵歆儿又想睡了,她刚躺下去,就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以为是绯影,她也没有起身。

直到来人走到她床边坐下,宽大温暖的手握住了她的,她才转头,“教主。”

安无衍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摸了摸她的头,没有说话。

赵歆儿被他的眼神盯着有些无措,幸好绯影这时候端着粥进来了。

“这是给夫人的粥,属下就先下去了。”绯影把粥放在桌子上,俯了俯身道。

今日的她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的,就连脸上的胭脂都淡了几分。

安无衍淡淡道,“嗯。”

但绯影并没有走,盯着赵歆儿欲言又止,眼里有着挣扎,安无衍眼神有些冷,“三香主还有事?”

绯影心中紧了紧,最终还是道:“没有。”然后转身出去。

待她出去后,石头脸上是止不住的愤怒。

“三香主,你为什么不劝教主!教主救人心切,难道你不明白吗?那林燕白摆明了就是故意的!他说的话不能信啊!”

绯影叹了一口气,“难道你不了解教主的性子吗?一旦他做了决定,我们谁能干预?”

石头还是不甘心,“我不管!我这就去找夫人说!”

绯影出声警告他,“你要是想惹教主生气,就尽管去!”

石头冷哼了一声,“哪怕被打个半死,哪怕被逐出拜月教,只要教主改变主意,我也愿意!”

闻言,绯影苦笑一声,“如果这样能让教主改变主意,那还轮不到你来做。”

“教主又何尝不知道那林燕白是骗他的?但是从他嘴里出来的话,教主都难免会抱有一丝希望。”

“别说是要他半条命,就算让教主死换夫人生,他也毫不犹豫,问世间情为何为,直教人生死相许。”

“这或许就是情爱的可怕之处吧。”

石头一下子耷拉下脸,神色颓败,“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绯影低叹道,“听天由命吧。”

房间里,赵歆儿喝了几口后,就吃不下了,一想到等会儿还有那苦死人的药,她就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尤其是在绯影将汤药送来的时候,赵歆儿条件反射的想吐。

安无衍接过药碗,温柔的看着她,“歆儿,乖。”

赵歆儿心里抗拒,但还是靠了过去,照旧鼻子一捏,仰头一灌。

看她这样子,安无衍脸上看不出什么神色,只是那双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她。

喝完后她砸吧砸吧嘴,不知道是不是赵歆儿的错觉,总觉得今日的药苦味淡了几分。

在喝完药后,安无衍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声音低沉道,“好了,再休息会儿吧。”

赵歆儿点点头,不过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立着的沉默的绯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但是睡意又袭了上来,便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安无衍给她盖好了被褥,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吩咐道,“夫人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绯影应了一声。

赵歆儿是在半夜被恶心醒的,她一睁眼,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涌,忍不住弯腰朝着地面猛地吐了起来。

一直在一旁守候的绯影被惊醒,连忙过去扶着她,看着地面的东西,脸上是止不住的惊讶和欣喜。

她大声冲外喊到:“石头!快去禀报教主!”

赵歆儿猛吐了一会儿后,实在吐不出什么东西,才虚脱的直起了腰靠在了床头。

绯影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拿帕子给她擦了擦嘴。

她一脸紧张和期待的看着赵歆儿,“夫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赵歆儿摇摇头,虽然吐的难受,但是感觉比前几日好多了。

她这才去看地上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只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地上的呕吐物里,有一只颜色艳的瘆人的蛊虫......

编辑 分享 2021-09-29 17:17:06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