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很喜欢瞒着我一些事情怎么办 她只是不想我伤心

“这...这是什么东西?”赵歆儿惊惧的看着地上那只蛊虫,一时间又有些恶心。

绯影见状,知道瞒不下去,只好把她中了五彩蛊的事情的说了出来。

但是关于安无衍用本命蛊救她的事情却只字未提,教主吩咐过不让她知道。

听完绯影的解释后,赵歆儿点点头,可是她心里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只是一时间说不上来。

她直觉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且她心慌的感觉,也没有消散。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安无衍推门进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赵歆儿的错觉,她总觉得对方脸色有几分疲累与苍白,眼底也泛着淡淡的青黑。

安无衍见那蛊虫真的被吐了出来,脸上浮现出欣喜若狂的神情。

他紧紧的将赵歆儿拥在怀中,宽大的手掌覆在她的秀发上,声音低沉而沙哑,“歆儿,没事了,没事了。”

赵歆儿见到他这模样,心里好像有些难受,满满胀胀的让她想哭。

接下来的几天,赵歆儿被告知只能喝清淡的稀粥,说是养身体。

但是喝了几天后,她实在受不了了,整天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于是她心念一转,偷偷溜去了厨房找肉吃。

谁知道那石头一直在暗处看着她,去和安无衍打了小报告,害得她不仅被教训了一顿,还延长了喝粥的时间。

但赵歆儿这段时间却不怎么见得到安无衍。

只是偶尔在半夜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然后抱着她一起睡,到天亮的时候又不见了身影。

赵歆儿心里一直记得蛊虫的事情,再加上这段时间的安无衍有些反常,她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所以这天绯影来给她送饭时,她把绯影叫住了。

......

绯影走后,赵歆儿愣愣的躺在床上,眼角控制不住的往下流泪。

她没想到,安无衍会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

拜月教的每任教主都会有一只本命蛊,从小养于体内,在加深功力的同时,也关系到了自身的生命。

安无衍把自己的本命蛊给了赵歆儿,相当于给了半条命。

赵歆儿这一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安无衍对自己的付出,可是越感觉到,她心里就越发的愧疚。

刚刚绯影也说了,她中的那只蛊虫,百年才得一只,本无药可医,但安无衍用本命蛊救了她。

可是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还是在逐渐的衰败。

虽然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可...恐怕安无衍终究要徒劳无功了。

赵歆儿没有把真正的身体状况告诉安无衍,她想着,能让他开心一日,就开心一日吧。

这天安无衍正在给她喂药的时候,她忽然身体一颤,心口处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一瞬间失了力气。

安无衍察觉到她的异样,紧张的开口道:“歆儿,你怎么了?”

那疼痛只几秒钟就消失了,赵歆儿缓了缓回过神来,状似痛苦的皱了皱小脸,可怜兮兮道,“这药还是好苦啊!”

闻言安无衍松了一口气,继而唇边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意,把药碗放下后从怀里掏出一小包蜜饯。

赵歆儿眼睛亮了亮,忽略身体的异样,“怎么有这个?不是说吃药的时候不能吃吗?”

安无衍微微笑道:“那是以前,现在可以吃了。”

闻言,赵歆儿开心的笑笑,然后拿起一个放进嘴巴里,安无衍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一脸宠溺的把她搂进了怀里。

殊不知,埋在他肩膀处的赵歆儿,却悄悄红了眼......

在赵歆儿休养的这段时间里,绯影重新提起了成亲的事宜。

但是安无衍担心赵歆儿的身体受不来,淡淡道:“还是再等等吧。”

绯影红唇微弯,眼底浮现出些许笑意,“好,那就等夫人身体好了再商议。”

可是这一等就等来了所有人都不愿听到的消息。

这段时间赵歆儿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了,以前还能下床走走,但现在却只能躺在床上。

而心口处的疼痛也越发的厉害,甚至有一两次她差点昏厥。

幸好当时没什么人在旁边,不然又是一阵折腾。

赵歆儿很清楚,自己时日无多了,或许,她马上就要离开了,只是不知道她是真的死了,还是再回到原来的身体里。

这天,喝完了药以后,赵歆儿躺在床上看着为她掖被角的安无衍,一时间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

她直直的盯着安无衍,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在脑海里。

察觉到她的视线,安无衍望过来,眼底浮现出些许宠溺,“歆儿,怎么了?”

赵歆儿眼睛忽然有些酸涩,她抬起手来想要摸摸对方的脸。

若她还好好的,她一定不敢做这个动作,明白她要做什么的安无衍笑了笑,眼底有些绝望,但还是把她的手抬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赵歆儿张了张嘴,“阿衍,晚安。”

阿衍,安无衍,再见了,如果我们能再相遇,我一定会回应你的爱意。

安无衍笑着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声音低沉而温柔,“晚安。”

......

绯影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早上,教主抱着夫人从房里出来的模样。

他眼底的死寂和面无表情让人莫名的害怕,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

她只能颤抖着声音,上前劝道:“教主...你...”

安无衍只是看着绯影,用没什么情绪的语气道,“三香主,成亲的事情继续办下去。”

绯影大惊,但是看着眼前的安无衍,竟是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石头他们也是如此,眼睁睁看着教主抱着人离开。

喜事是在当天进行的,安无衍和赵歆儿都是一身大红喜衣,大堂也被置办得一片喜气,只是那新娘却是已死之人。

明明是大喜的日子,教中却无一人笑得出来,除了安无衍,他一路抱着新娘,继续那天未完成的仪式。

充当证婚人的绯影看着他们,动了动嘴唇,良久说不出一句话。

身着喜服的安无衍抬起那张俊美的脸,漆黑的双眸让人看不出情绪。

只是他嘴边那一抹笑意温柔得让人毛骨悚然,“三香主,怎么不说话?”

绯影喉咙一哽,最终还是艰难的说了那几句话。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说到这里,绯影已经泣不成声,她看着自己教主已经痴魔的样子,心痛不已。

安无衍却是愉悦的笑了,他掀去盖在赵歆儿头上的红盖子,露出那张略微惨白、没有丝毫生气的脸。

他像丝毫没看到一样,眼底满满的爱意像是要溢出,他俯身亲了亲少女的额头低声道,“歆儿,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娘子了。”

所有人都认为教主疯了,可是大婚之后,安无衍就带着尸体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

拜月教的山上,唯有绯影和石头几人,每天眼巴巴的看着山下,盼望着有朝一日,他们的教主能回来。

哪怕带着冰凉的骨灰,哪怕孤身一人。

编辑 分享 2021-09-29 17:18:19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