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要了孕期的贵妃的命 血脉没有皇位重要

昏暗的寝室内,一个只穿着里衣的女人真满头大汗的在床上挣扎着,她嘴里好像在说着什么,可是又让外人看不清。

这时候在外面的宫女彩云好像听到了里面的动静,连忙走进来,看着正在做噩梦的贵妃,她只好壮着胆子走上前叫了两声。

“娘娘?娘娘?”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足以让秦佳人从梦中醒过来了,她猛然睁开眼看见面前这熟悉的寝殿,一时间有些恍惚。

“娘娘,您没事吧?是不是做噩梦了?要不我叫人请太医来吧。”彩云有些担忧的问,但秦佳人却是愣愣的摇摇头。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她轻声问,“刚刚到卯时一刻,天还没大亮呢,娘娘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秦佳人摆摆手:“去给我倒杯水吧。”她说着要坐起来,她的手下意识的扶住肚子,怕自己挤到了孩子。

可是当她把手放到肚子上的时候却忽然顿住了,她低头一看,她哪里有孩子,一瞬间她的冷汗都冒下来了。

她怎么...没有怀孕?可刚刚她明明记得自己是怀了孕的,彩云端着水走过来,就看见自家娘娘又发愣了。

她只好开口:“娘娘,水来了。”秦佳人缓缓接过,喝下去后问:“我已经有几个月的身孕了?”她这句话着实把彩云问懵了。

彩云立刻跪下来说:“娘娘,您还没有身孕呢,不过您不用着急,太医已经开方子给您调理了,以后娘娘肯定能怀上龙嗣的。”

秦佳人忽然笑了,她挥挥手,“行了,你下去吧,刚才的话你就当没听见,我还要休息会儿。”彩云连忙磕了一个头下去了。

秦佳人重新躺在床上,她心想,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她在梦里怀孕了,可是也在梦里被杀了,被皇上用毒酒赐死的,一尸两命。

她死的时候不明白,明明皇上看起来那么喜欢她,怎么在知道自己怀孕以后反而要杀了她呢?直到后来,她才明白。

从始至终,皇上对她都是忌惮的,忌惮她的娘家,他怕一旦这个孩子出生了,自己的皇位就保不住了。

对现在的皇上来说,血脉哪里有皇位重要,孩子没了别的女人可以再生,可皇位一旦没有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梦对秦佳人来说太过真实,真实到她真的经历了梦中自己的绝望和痛苦,现在细细想来,其实皇上对她,也并没有她自以为的那么喜欢。

秦佳人就这样在床上躺到了天亮,她看着外面天光一点点升起,心中异常的复杂,并没有随着外面而明亮起来。

直到彩云来叫她起床梳洗打扮,她才眨眨眼一言不发的起来。

“娘娘,今天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您想戴哪只珠钗呢?这是九转金凤好不好?”彩云拿着那支只有皇后才能佩戴的簪子询问。

若是以前,秦佳人为了炫耀皇上对她的宠爱,那肯定是要戴上的,可现在她莫名的觉得这不是个好东西,于是就摇了摇头。

“我今天有点累,就不戴什么贵重的了,随便插一只朴素的就好了。”她淡淡的开口,彩云连忙挑选了一个普通的玉簪子给她插在了后面做装饰。

半个时辰后,秦佳人坐在了永和宫的椅子上,她的上边是皇后,下边是一众妃嫔,她看着这些争奇斗艳的女人,忽然就觉得挺悲哀的。

“佳贵妃怎么了?怎么看起来精神不怎么好?是病了吗?有没有宣太医看看?”高位上的皇后注意到了秦佳人的脸色,不由的出声询问。

秦佳人摇摇头笑着说:“没什么,可能就是昨晚上没睡好,多谢皇后挂怀。”皇后见她这不同于以往嚣张跋扈的样子有些惊讶,但还是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皇上驾到!”这时,门外传来了通报的声音,众嫔妃赶紧起身迎接,秦佳人身子一顿,还是跟着众人请了个安,然后低眉顺眼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皇上了,如果说只因为一个梦让她不喜欢皇上了,那是不可能的,可总归也没有以前那个喜欢了。

“佳贵妃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皇上看着她忽然出声,秦佳人这才抬头,“只是有些累了,并无大碍。”

她说完之后又重新低下头,刚才她确实看见了皇上脸上的关心,可是说实话,她并没有看见皇上眼里的关怀。

或许她的梦并有错,无论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皇上或许并没有喜欢过她。

编辑 分享 2021-10-16 15:51:24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