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在女儿身上不停的运气 他要保持冷静

沈言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父亲当的这么的失败,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能做出如此厚颜无耻败坏门楣的事情。

他不停的运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他实在是太生气了,尤其是看着面前这个跪在地上的女儿。

“来人啊!把她给我绑起来!带祠堂里面去跪着,跪上三天三夜谁也不许求情,也不许给饭吃,最好跪死了的好!”他生气的开口,脸上满是怒气。

而跪在地上的沈妍妍一下就吓哭了,她眼泪婆娑的开口:“父亲!女儿知道错了!女儿真的知道错了!父亲求求你!女儿不想去祠堂!”

若是往常按照沈言对这个女儿的宠爱程度,见她这么可怜的样子,肯定也就心软的松了口放过她,可是这次沈言没有一点心软的意思,直接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下人见他这样,也不敢再怠慢,连忙把人拉了出去,而得到消息赶来的沈夫人,则是看到了女儿被拖出去的一幕。

她心里一咯噔,没有去拦下人,反而加快脚步来到沈老爷的面前,“老爷,妍妍她还小,她糊涂不懂事,你就看在她还小的份上,就饶了她吧!”

沈夫人一进来就求情,沈老爷听见她这话更生气了,“她还小?她都及笄了,都能成婚了,你说她还小?都是你把惯成了现在这幅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才让她如今闯下了弥天大祸!”

沈老爷对沈夫人也没了好脸色,沈夫人惊了,诺诺的说:“老爷,妍妍怎么了?她和王公子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他们吧。”

沈言猛然看着沈夫人,面色不善的问:“你知道这件事情?你居然知道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你女儿干的什么好事!你女儿和那个王公子私通啊!”

“这件事情要是说出去,你想让我们家的女眷全都上吊去死吗!我们沈家名声还在吗!难道你也想让我被弹劾罢官才甘休吗!”

“你!你!你真是糊涂啊!”沈言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沈夫人,沈夫人一下就愣了,私通?女儿不是说她只是和王公子见了一两面吗?怎么就变成私通了?

“这……”沈夫人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沈言再次开口,“况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圣上有意把妍妍赐婚给即将班师回朝的秦将军,如果这个时候这件事情传了出去,这对我们沈家将是灭顶之灾啊!”

“老爷!这可怎么办啊!你可要想想办法啊!妍妍她真的不是故意的,那个秦将军传言他痕狠厉粗暴,把女儿嫁过去也是个问题啊!”沈夫人这才知道自己纵着女儿闯下了多么大的祸。

“行了!别哭了!事到如今,你还是去好好管管你那个女儿吧!”沈言被她哭的烦心,甩袖子离开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只是这个办法,要委屈另一个人了。

“沐儿,爹这也是没有办法了,为今之计只有将你记在夫人的名下,才能保得住我们沈家啊!”沈言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和这个女儿说这种话。

其实早在他把沈妍妍带回来之后,沈清沐就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沈言居然会想让她代替沈妍妍,将来去嫁给那个秦将军。

虽然圣上不一定会赐婚,可是这件事情只要她答应了,她的将来一半的几率就要被嫁给那个秦将军,她不由得攥紧了手。

“爹,你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情我答应了。”沈清沐很想笑着说出这句话,但原谅她吧,她实在是笑不出来。

任由谁被拉出来当替死鬼都不会开心的,可是既然她父亲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也就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沈言叹了一声气,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也就走了,现在她只要在圣上面前把事情换个说法说一声,他们沈家这道难关也就度过去了。

而沈言走之后,沈清沐的贴身丫鬟云月一下就跑了进来,着急的说:“小姐你是不是糊涂了!这件事情你怎么能同意呢!”

“我不同意能怎么办?难道真的看着沈家就因为我那个蠢姐姐而出事吗?到时候被连累的还不是我们?”

“她做的那种事情一旦被传了出去,你觉得将来还能有人家敢娶我们家的姑娘吗?”沈清沐冷冷的说道。

在这个家里,她早就想清楚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他们沈家这棵大树不倒,她才能有一个好的出路。

编辑 分享 2021-11-08 14:57:20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