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短篇故事大全 错误的父爱

“警官...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河边,一个年近半百头发花白的老人脸色有些迟疑的开口。

“王先生。”说到这里,梁栋的声音已经有些冷,“如果您再不说实话,恐怕您的儿子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就算找回来了,恐怕也只有尸体了。”

老人的身形一顿,闻言一瞬间好像又老了十岁,沉默半响,他终于开口:“我确实在这里见过他......”

事情回到三天前,警局来了一位老人,报案说他的儿子已经失踪快两个月了,想让警察帮他找一找。

本来这件事情是不归刑警大队管的,可是这位老人失踪的儿子可不一般,年纪轻轻的在派出所的“履历”倒是不少。

这种人一旦失踪,背后的原因很有可能不会那么简单,所以这个案子就放在了刑警大队这里,事实证明,刑警接这个案子还真是接对了。

因为这短短的三天内,他们就已经查到不仅是老人的儿子王岩失踪了,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两个女孩。

而在调查的过程中,梁栋发现王岩的父亲王伟力和另外两名失踪的女孩的家里人是接触过的,这让梁栋不得不怀疑,他其实和王岩接触过。

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忽然就联系不上对方了,所以他这才着急忙慌的来报案。

“那是十天前,他忽然给我发消息,说是遇上什么事情了,问我要五万块钱,让我提着现金来这里找他。”王伟力缓缓把那天的事情说出来。

“他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就算他再怎么胡闹,我也是不可能看着他不管的,于是我就赶紧拿着钱来了这个地方。”

“来到河边后,他就让我在这里等着,然后没多久他就来了,他拿了钱就走,也没多和我说两句话。”

“我只是看着他的脸上好像有伤,他跑了之后我也找不到他了,只能先回去了,但是回去后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我一直在想办法联系他,可就是怎么都联系不上,我实在没办法了,才去警局报的案......”老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头低的非常低。

梁栋也知道为人父母的心情,他没多说什么,只是问了几个问题后又离开了,梁栋顺着河边来到了一间比较破烂的房子里。

此时警队的人正在里面勘察现场,他站在门口看了看里面满墙喷射的血迹,还有墙上那副能拷人的铁链子,眉头皱的非常紧。

他没有进去,墙上的血迹目前还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不是人血,但是他觉得,这周围倒是值得搜一搜了。

“杜飞。”他冲着屋里面喊了一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立刻走了过来,“联系总队让他们找几个会潜水的队员来,然后再去附近借一个起重机。”

杜飞看了看不远处的河,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一个小时后,两三名潜水队员从河中慢慢冒出头来。

其中一个对着岸上的人比了一个手势,起重机开始运作,不一会儿,一个大的黑色的袋子连同被绑在一起的几块石头都被吊了上来。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王伟力差点没当场晕过去,幸好旁边有人一把扶住了他。

“马上把尸体送去做尸检,有了结果第一时间通知我。”梁栋看着杜飞说到,杜飞应声帮忙去了,而梁栋则是开着车去了别的地方。

他来到一家小卖部门口,从车上拿下几张照片走了进去,“老板,跟您打听个人。”说着他就把王岩的照片放在了他面前。

老板拿起照片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梁栋又把另外两张女孩的照片放在他面前,老板又看了两眼。

“好像是有长得像这俩的来过我这里买东西,但是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男的,不是这个,是个比较胖的,大概也得有一米八的个子。”

“这几个人都是生面孔。”老板边回想边说,梁栋点点头,谢过之后就又回到了车里,他看着面前的三张照片,又想想老板说的第四个人。

这案子似乎是越来越复杂了,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来后对方的声音传过来,“梁队,法医那边有消息说从河里捞上来的那个人不是王岩。”

“目前正在核查他的身份,但是因为尸体被损坏的有些严重,所以时间要长一些。”

“好,我知道了,王岩在这件事情上有重大嫌疑,马上发通缉令,另外,去查一下王岩身边有没有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比较胖的人。”

无论案子有多复杂,到了他的手里,总要弄个明白。

编辑 分享 2021-11-29 14:45:2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