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寝室讲的短鬼故事 受人喜爱的表弟

半夜十二点,位于男生宿舍三号楼的四楼的一间宿舍内,房顶的节能白炽灯正亮着,再看宿舍里的人。

六个桌子上有五个人正在伏案学习,他们不是对着电脑就是对着课本,统一的动作,就是他们的右手都握着一支笔。

而手中的这支笔都在不停的写着什么,坐在宿舍中间靠右的一个男生似乎终于是受不了了,有些崩溃的放下笔。

然后双手交握转了转手腕,同时又转了转脖子,他转身看了看宿舍,冲着坐在他右边的那个男生喊道:“大佬啊!秦大佬啊!你就帮帮我们吧!”

“我现在连编程的功课都没有复习完,还有Java语言啊!可是这两门课程明天就要考了啊!我改怎么办啊!”

秦山还没说话,反倒是他对边的那个男生有些凉凉的说:“这可已经是十二点了,你别再嚎了,不然隔壁没被你嚎起来,指不定哪里的小鬼倒是先被你嚎过来了。”

闻言,陈一凡有些害怕的抖了抖,“杜飞,你可别胡说,我胆子可不大,你可别吓唬我。”他有些责怪的看着杜飞。

杜飞笑了笑没说话,反倒是秦山握着笔的手顿了顿,他拿起手边的两本笔记,站起身活动活动,视线不经意的扫了一眼他对面上铺床上的人。

“我这里有两本重点笔记,有人想要借去看看吗?”秦山话音刚落,还坐在位子上的陈一凡立刻站起来走到他面前。

“秦大佬不愧是秦大佬,多谢关照,多谢关照。”陈一凡一脸狗腿的笑意从他手里接过一本笔记。

而杜飞也装作舒缓筋骨的样子从椅子上起来,他漫不经心的走过来,然后接过另一本笔记,笑的还算温和,“谢了。”

秦山挑挑眉,等手上空了以后,他又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做笔记复习,就这样,宿舍里的人一直挑灯夜战到了凌晨两点。

而全宿舍里,只有一个人从晚上的十点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的七点半,他就是罗然,七点半,罗然准时从床上醒过来。

他看着周围还在昏睡中的舍友们,有些懵逼,他下床走到秦山的床边,往上爬了两个阶梯,轻轻的拍了拍对方。

其实在罗然刚爬上来的时候,秦山就醒了,只是他实在太困,不想睁眼而已,感受到罗然在拍他,他还是没睁眼,只是伸手摸了摸对方软软的脑袋。

“马上就起床了,去洗脸吧。”秦山温声说道,罗然乖巧的点头,然后下去拿着牙刷去卫生间了。

等他进了卫生间,秦山才睁开眼,他看着左手上那几缕黑色煞气,缓缓的叹了一口气,他这个表弟自小体质特殊。

家里人想尽了办法花了不少钱,求佛祖拜神仙才让他平安活到现在,可是秦山明白,对方长的越大,对一些东西而言,就越是有吸引力。

他在山里修行了这么多年,这是他下山之后受的第一个委托,再加上他们是亲戚,不管怎么说,他都要照顾保护好对方。

而且罗然有一个算不上习惯的习惯,那就是他每天晚上十点的时候一定要睡觉,就算他不想睡,他的体质也会强制他入睡。

否则在那个时间点,他清醒着时的生命力对那些东西来说更加的有吸引力。

想到这里,秦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没几秒后就翻身下床,今天还有考试,他下床之后把另外两个人也叫了起来。

经过一天的考试,回到宿舍后陈一凡和杜飞已经趴在座子上累的不想说话了他们觉得,大学的每一次考试,都跟高考一样累人。

而罗然的精神看起来更差,他今天考试的时候总是想睡觉,他用了不少力气掐自己才让自己清醒一些,他的大腿也让他给掐肿了,他正疼的慢慢揉着。

宿舍里精神最好的自然还是秦山,只是现在他皱着眉头看向罗然,发现对方身上的煞气越多越多了,他想也不想的就走过去把手放在了他身上。

在罗然看不见的地方捉住了几缕力量还算不大的煞气,这时,罗然身上剩余的其他煞气忽然聚了起来,他们拧成一股,然后猛的向秦山冲过去。

就在快要碰触到秦山的时候,一道白光闪现,把煞气都反弹了回去,之间原本正常的秦山,眉间偏上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符文。

正是这个符文把煞气反弹了回去,秦山一伸手,额头上的符文就消失了,他觉得,他是时候帮表弟清除一下身边的东西了。

编辑 分享 2021-12-02 15:25:5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