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悬疑破案故事 江湖风云录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丑时已过!寅时到!”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丑时已过!寅时到!”

深更半夜,打更夫边敲梆子边大声的喊着,只是这时辰的人都睡的熟得很,即便有什么异样,也很难有人能在第一时间醒过来。

打更夫看了看四周昏暗的巷子,想着就这两条巷子了,走快点多喊两声干完也就能回家睡觉了。

正当他走到最后一条巷子里时,忽然停住了脚步,他看着前面不远处躺在地上的那团黑漆漆的东西,揉了揉眼睛。

他觉得是天太黑,又或者是自己太困了,看错了,于是就又往前走了两步,直到走到那团黑漆漆的东西三米远的地方。

他才看清地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看清楚后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惊恐,身体瘫倒在地上,他腿软的坐在地上往后退了两步。

然后忽然大喊着:“杀人了!杀人了!有人死了!杀人了!”不得不说他算是一个合格的打更夫,一边喊着一边使劲敲着梆子。

他的动静有些大,周围的人户有的被吵醒了,便披着衣服出来看,那个尸体旁边有一户人家也出来了,看见地上的尸体后,立刻也叫了起来。

就这样,一家连着一家的人都被吵醒了,本来在睡梦中的狗也被吵醒了,立刻也跟着叫了起来。

天蒙蒙亮,本来安静的巷子此时却零零散散的站了不少人,这时一队穿着官服的人手持武器走了过来,“让开!都让开!”

听到驱赶声的百姓立刻脸色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退,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道,为首的穿着蓝色绣服的人脚步稳健的朝着尸体走去。

他脸上明明没什么表情,却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眼神也非常的犀利,他把周围的人都扫视了一遍,随后又收回目光。

走到尸体旁边后,他毫不犹豫的蹲下来查看尸体,在看见死者胸口的那处伤口时,他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头儿,白仵作来了。”沈诚微闻言抬头看向来人,然后站起身让出了看尸体的最佳位置,专业的事情还是要让专业的人去做比较好。

来人没有看沈诚微,直接蹲在地上查看尸体,他把尸体胸口处的衣服剪开,看着皮肉翻腾还少了一块肉的胸口,白青想也不想的把手放了上去。

一刻钟后,白真摘下手套和自制的口罩站起身来,声音淡漠的开口:“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子时,致命伤口在胸口处,而且死者的心也被挖走了。”

“死者生前是被绑架过来的,他双手和双脚上的淤痕还有墙角被丢弃的那一捆麻绳,都是证据。”

“另外,死者伤口上的刀痕你也看见了,能造成这种伤口的刀法,也就只有武林中人能做到了。”

“我建议你先查查他的身份,这种刀口的刀法是你的专业,剩下的就辛苦你了。”白青说完后就提着箱子离开了。

看着对方的背影,沈诚微没说话,反倒是他身后的手下暗叹两声开口,“头儿,这白仵作怎么这么冷啊?比你还难相处......”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了旁边来自沈诚微的死亡视线,他立刻闭了嘴,然后低着头乖乖走到一旁去处理别的事情。

而沈诚微则再次蹲下来看着地上的尸体,他看了一下上伤口,脑海中搜寻了一下他知晓的会这种特殊刀法的人。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站起身吩咐手下把尸体带回去,而他则去了另一个地方,他来到一个府门前停住脚步,没有上前敲门而是走到了旁边的墙上。

他一个纵身跃了上去,落地后熟门熟路的来到了一间书房里,他刚进去,就有声音传来:“沈大人,你这墙翻得越来越熟练了。”

沈诚微脚步顿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说:“江宗主,您这耳力也越来越好了。”他稍稍回怼了一句。

“行了,你找我来是为了发生在昨夜的命案吧?”江长留笑着说,他早就接到了消息,知道发生在昨晚的命案有些特殊。

沈诚微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他,江长留把早就准备好的东西的递给了对方,沈诚微接过去翻看起来。

“这是我所知道的江湖中所有刀法精湛的人,至于哪一个符合条件,还需要你自己去查了,不过如果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来找我。”江长留说到。

沈诚微点点头,他看着手中的册子不由的皱眉头,上面的人哪一个都不简单,看来这个案子不会简单啊......

编辑 分享 2021-12-03 15:34:4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