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烧脑悬疑故事 来自女同事的无效反击

“你在干嘛?谁让你动我东西的?你经过我同意了吗?你这人有没有礼貌啊!”一进办公室,程雪就看到有个身影鬼鬼祟祟的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干着什么。

她走上前一看,是那个刘英在摆弄自己桌子上的那个她爸从国外给她带回来的那个手办,她立刻开口阻止。

却不想刘英因为惊吓手一抖直接把手办给碰倒了,圆滚滚的手办就这样从桌子上滑了下来,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碎成了两半。

“你干什么!”见状程雪立刻上前把她推开,然后心疼又生气的看着地上的东西,她忽然看向旁边的刘英。

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刘英居然就断断续续的哭了起来,办公室的人都看过来,没有说话,只是有好管闲事的人开口。

“小雪啊,英英也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那么生气了。”说这话的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气的程雪直翻白眼儿。

只是她也没有失去理智和别人吵,只是看着面前的刘英开口,“我不管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但是这是你碰碎的,你总不会赖账吧。”

刘英一脸无辜的摇摇头,她刚想卖惨的说两句,但程雪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既然你承认,那就好办了。”

“三岁小孩子都知道打坏被人东西要赔的,既然你把这个给打碎了,那你就赔一个吧,这你没什么异议吧?”

虽然刘英极度不想赔钱,可是刚才办公室里也有不少人看到是她打碎的,她也不好赖账,只能点头。

只是当对方把发票拿出来时,她顿时就不淡定了,“两千三美元?你开玩笑呢吧!”她这一吼,办公室的人都看了过来。

程雪冷笑一声:“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任何一个海外购的机构查询,这要是假的我三倍赔给你。”

说完后她便不再理会对方,坐下开始工作,而刘英拿着手中的发票,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和恨意。

三天后,办公室的人不知是谁突然来了一句:“怎么这两天没看见刘英来上班啊?她是请假了吗?”

和人事关系比较好的一个人摇摇头,“好像没请假,应该算旷工了。”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有的偷偷的看了看正在工作的程雪,悄悄的撇了撇嘴。

当天下午,两个自称是警察的人的到来打破了办公室的平静,原来,就在昨天下午,有人报案说在城西一片荒废楼里发现了刘英的尸体。

所以他们今天才会来刘英生前工作的地方看一看,知道这个消息后,办公室里的人都炸了,他们完全没想到刘英居然死了!

作为最近几天和小雪产生过矛盾的程雪,则成为了梁栋和杜飞重点询问的对象,对于这件事情,程雪也表示很意外。

她也没想到刘英会去世的这么突然,毕竟对方还没有赔钱呢,当然,说这种话她稍微显得有些冷血,但事实上,她确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梁栋和杜飞问完之后就先离开了,车上,陈法医来了电话。

“死者的尸体我看过了,死亡时间在前天晚上十一点到昨天凌晨两点左右,致命伤就是腹部的三处刀伤,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是伤口太深,失血过多死亡。”

“死者的身上还有多处被殴打的痕迹,看反应时间是在死前不久被打的,比较值得高兴的是,我们在死者手机上发现了另一个人的指纹。”

“一个小时后指纹比对结果应该能出来。”陈法医把自己检查出来的情况告诉梁栋。

“陈法医,按照伤口的痕迹看,凶手有没有可能是个女人?”梁栋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

“这个可能不大,因为死者的伤口有一种向上倾斜的角度,这种情况只能是高个子的男人,要知道死者的身高也不低。”

梁栋明白了,挂断电话后不一会儿,指纹比对结果出来了,“什么?手机上的指纹居然和王大山的一样?这不可能吧......”

杜飞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王大山是一个A级通缉犯,他以前干过杀手的事情,别人出钱他解决人。

可是因为这个人太过狡猾,没人见过他的真面容,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通缉犯的身份,可现在这样一个通缉犯居然和刘英有关系,这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梁栋沉吟半天,终于开口:“看来,他们之前一定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交易了,只是这个刘英怎么联系上王大山的......倒是挺奇怪的。”

总之无论怎么样,他一定要抓住凶手......

编辑 分享 2021-12-18 11:39:58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