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学历太高也会被嫌弃?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2021年中国新结婚人数再次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最低记录,专家称中国会在不久的将来步入老龄化社会......”

此刻一位身穿白色西装,绑着高马尾的女主持人,正在电视屏幕后面洋洋洒洒的发表长篇大论。

“现在社会都要步入老龄化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玩手机,一点民族担当都没有。”

说话的是杨萌母亲,此刻这位妇人正双手抱胸,嗔视着自己女儿。

“那还能怎么办,相亲我也去了,人家又看不上我。”而杨萌则是全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侧卧着身体躺在沙发上,两眼深陷手机屏幕之中。

“你都老大不小的了,该找个男朋友了!”见状,父亲也补了一句。

“我还是个学生呢,你们着啥急啊,以前上高中的时候不都还教训我一切都要以学业为重,儿女情长乃是身外之物,不能误了终身大事。”

杨萌依旧是面无表情,脸上一片漠然。

“当时你才十七岁,好好学习是你的义务,但现在你都三十岁了!难不成你还真等着日后孤独终老?”母亲情绪有些激动。

“等我毕业再说吧,还不急。”

“毕业?你毕业都得三十二岁了!我还等着抱大孙子呢!”

话毕,一向表情严肃的父亲,也是一下子跨下脸,拍着手疾步走过来,一把扯住杨萌后衣领子并大喊一句:“给我相亲去!”

配合着父亲的话语,母亲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白纸以及几张照片,“待会你自己去把这几个东西贴到小区相亲墙上去,下午买菜的时候我会去检查!”

“有必要弄得这么专业吗?连简历都给我搞出来了!”

将白纸伸展开,上面如是写道:杨萌,女,28岁,大学本科毕业,担任常曦大学辅导员老师一职,尊老爱幼,孝敬父母,为人谦顺......

“这东西也能造假?其他我都能接受,但为什么要写我本科毕业。”杨萌盘坐在沙发上,右手捏着纸张,一脸严肃的“质问”父母。

母亲摇摇头,“你年纪本来就不小了,学历又这么高,不造假别人不太可能愿意接受你的,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

“我看你这些年根本就是白上学了,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还真是一个黑脸一个白脸,见母亲态度变得温和,父亲就又开始在一旁阴阳怪气。

“找个对象能有多难?还能比写一篇论文难!我看你们就是在搞笑!”

说着,杨萌撇下手中的简历,只是拿起那几张照片便气冲冲的出门去。

下午三点,幸福小区相亲角内。

这个时间正是家庭主妇们下楼买菜的时间,一般若是家中有适龄男子/女子,这些妇人都会来相亲角转一圈,替孩子物色合适的人选。

而杨萌早就已经蹲坐在展板一旁,皱着眉毛四处打量,嘴里还咬着半根黄瓜,活脱脱一副女流氓的样子。

“小姑娘,你也是来相亲的吗?”一位大姨问道,听口音对方不像是本地人。

见杨萌点头,对方又问一句,“有没有带着相亲简历?”

说着,大姨居然真的从装菜篮子里摸出一张用塑料袋装着的白纸,并在杨萌眼前晃悠。

“看简历不如直接听我介绍自己。”见状杨萌也是一下子来了兴致,尽力装出一副的淑女的样子缓缓站起。

“我叫杨萌,今年...今年29岁,毕业于常曦市大学,父母都是政府职员,本人还尚未参加工作...”

杨萌还没说完,大姨就面露难色,“29岁还没有工作,怕不是在家啃老?!”

“我还是个学生,现在在读博士,明年毕业。”

“女博士?哎呦,我家可是高攀不起,姑娘你再去寻有缘人吧!”这次大姨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去,不给杨萌一点挽留的机会。

“我学历高怎么了?我还说你儿子配不上我呢!”杨萌在心中暗自骂道,没一会儿她就又蹲下去啃起了黄瓜。

日头逐渐向西偏移,一看手机现在已经是将近五点。

但说来也实在是奇怪,除了起初的那位大姨主动来找杨萌了解过情况以外,其他人好像都是在故意冷落她。

无可无奈何之下,她只好主动凑到人堆中去“推销”自己。

“这不是刚才一直蹲在墙角的那个小姑娘吗?”一位染着红发的阿姨说道。

接着对方又问了一句:“你今年多大了,有...”,话还没说完,同行的另一位阿姨就用胳膊肘微微捅了她一下,并在其耳边低语两句。

随后这二人便一脸嫌弃的快步走到一边,不再理会杨萌。

虽说这妇人已经极力地在压低嗓音,但杨萌生来就有一副“顺风耳”,因此对方的话语她多少还是听到了一点。

在这妇人的话语中,始终重复着几个词:博士生,三十岁,学历太高,不好把控。

当天晚上,杨萌耷拉着脸回到家中,一口饭没吃。

她对着电脑屏幕发呆了好久,最终还是选择在学历那一栏填上了“本科毕业”。

编辑 分享 2022-03-21 17:24: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