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是将就结婚的 不适合的人就不要勉强

房子是新租下来的。五楼,三房两厅,押金三千,租金每月一千五,一个季度一缴,水电另付。

他们刚搬进去时家电极不齐整,客厅除了一台格力柜机,三间卧室都没有空调,冰箱坏了,二十一寸的凸屏电视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花了将尽六千购置家电:冰箱、电视、两台空调。来顺一开始只打算买一台空调,装在他们自己的卧室里,秋红不答应,她母亲隔三差五来这边长住,老人家是个守寡的胖子,一米六几的身高,差不多两百来斤重,行动多有不便,冬天还可以应付,夏天却指定吃不消,眼看炎夏就要来临,秋红不忍心看母亲吃苦,坚持多买一台,来顺不喜欢这位岳母,巴不得她早点回去,跟春兰打了几天马虎眼,到底敷衍不过去了,只得去电器商场又买回一台。

家具电器置办得差不多,秋红又抽空把家里布置了一番,一切按照新婚的标准,张灯结彩,披红带绿,来顺不喜欢整这些玩意,坐在沙发上陪岳母看电视,秋红忙活了一整天,累得腰酸腿疼,心中却无半点成就感——这房子,说到底是租来的,装饰得再漂亮也只能暂住。看着天花板上高悬的彩灯,她心中一阵酸楚:她身边的朋友嫁人,哪个不是有房有车?只有她张秋红如此命苦,嫁给一个买不起房子的李来顺。

她双手掩面,唏嘘不已,来顺转过头看她,仿似读懂了她的心思,吃过晚饭回了房,来顺坐在床沿抽烟,他心有所想,忘记弹掉烟灰,秋红一开窗,烟灰飞得满床都是。

你能不能爱干净点?她满脸不耐烦。

来顺答非所问:你今天下午怎么了?唉声叹气的。

没怎么。

他沉默了一阵,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说,秋红,如果你觉得不甘心,我们可以不结婚的,你可以选择别人,我毫无怨言。

她怔了一下,抬头失神看着他,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是怕委屈了你。

你要真怕委屈我就不该说这个,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有意思吗?

好吧,那我不说。

他走到阳台去吹风,到处霓虹闪烁,满眼星光璀璨,五月的城市夜景像一个色彩斑斓的梦,华丽却叫人不知所措。

站了好一阵,口袋里的香烟抽得所剩无几,回屋歇了,熄了灯却怎么也睡不着,她在旁边轻声打着呼噜,来顺借着从窗帘缝隙处透进来的光看她的脸:柳叶眉、金鱼眼、塌鼻子、颧骨高耸,忍不住一声长叹,心想,这一辈子我就跟这个女人过了。

将近午夜,她醒了,翻转身抱住她,左手在他的下身摩挲,来顺假装睡着,任她抚弄,她的手越来越重,啪的一声打在大腿上。

跟我装什么装?

来顺不理她,侧身以后继续睡。

她来了精神,用力在他背上捏了一把。

李来顺,你说,你爱我吗?

别吵,睡觉。

你老实回答我,别跟我打太极。

你猜?

我猜你不爱我。

恭喜你……你猜错了。

鬼才信你的话,这么久都不愿碰我一下,你这也是爱?见你的大头鬼去吧。

我累,这些天里里外外的事把我累得够呛。

这不是理由,你根本不爱我。

那你还跟我结婚?

我这不是已经上了贼船吗?

上了贼船还可以下去。

是吗?你这是下逐客令吗?

不敢。我历来的态度就是这样:如果你觉得我不爱你,或者你有更好的选择,我愿意放你走。

她停了手,突然伤心起来,来顺一席话让她如鲠在喉,他对她的态度原来是无谓的,无谓爱与不爱,他心里可能完全没有她,因为走投无路才与她结婚。

她睁着眼醒了半宿,天明时来顺叫她:秋红,快起床,我们去车站接咱爸妈。

她睡眼惺忪:我不去了,再睡一会儿,你去吧。

他分明动了气,不是说好一起去的吗?怎么又不去了?

我昨晚没睡好,想多睡一会儿。

好吧,那你睡吧,我去了。

来顺转身往外面走,门哐当一声关上,他岳母听到他摔门而出的声音,背着他数落了两句:钱赚不到多少,脾气倒挺大。她不喜欢来顺,来顺亦不喜欢她。

秋红给关门声弄得睡意全无,拉开窗帘,坐在床上看《丽人周刊》,她母亲进来了,坐在床沿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秋红,你真打算跟李来顺结婚?

她苦笑,不结婚又能怎样?

你不一定要嫁给他,世上好男人多的是。

怎么?妈,你觉得李来顺不好吗?

他?就他?你瞧他那德性,对人爱理不理,跟“好”字沾不上边。

妈,来顺就那个脾气,你不了解他,他人其实挺好。

是吗?我压根儿没瞧出来。

她下床洗漱,帮着弄早餐,她母亲吃不惯油条包子这些,母女俩熬了一锅粥,和着白糖正吃着,门开了,来顺领着李家二老鱼贯而入,秋红赶紧上前接着,帮着端茶倒水。

来顺父亲五十开外,浓眉大眼,两鬓斑白,是地道的南方农民,见秋红叫他叔叔,不吐不快:秋红,都这时候了你还不改口?他夫人拦着他:还没扯证呢,你就这么心急?我能不急吗?来顺今年都三十一了。他父亲倒也爽快,有人却听得不舒服。

用过早餐,进卧室睡一会儿,日上三竿,来顺喊他们起来吃中饭,磨磨蹭蹭挨了半天,人总算齐了,来顺父亲和秋红母亲都是能喝的,酒逢知己千杯少,推杯换盏间谈笑风生。

吃完饭,来顺父亲说下去走走,来顺自告奋勇:爸,我陪你下去。他母亲嫌累,坐在沙发上跟未来亲家母聊天。

乘电梯下了楼,刚走到大门外,他父亲顿住脚步:

你们今天怎么都没上班?

我们休婚假。

是这样?你和秋红什么时候去扯证?

明天早上。

来顺……他父亲欲言又止,你真的考虑好了吗?论外貌、长相张秋红配不上你,你以前谈的那个女孩子呢?叫王淑芳的。

王淑芳早结婚了,咱没房没车,人家哪能死心踏地跟你过?

唉……都怪我跟你妈没本事,连个首付的钱都给不了你。

爸,您别这么说,您和妈能送我读完大学,我已经很感激。

张秋红也不是别的地方不好,就是颧骨高了点,相面学中有这么一句话:男人颧骨高,四海识英豪;女人颧骨高,手握杀人刀。我怕她将来不旺夫。

父子俩心不在焉地在外面溜了一圈,回屋时刚好凑齐一桌麻将,几圈下来,天色已黄昏,夕阳孤独地悬于山顶,站在阳台上看湘江,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时候不早,秋红连忙进厨房做饭,来顺母亲在一边给她帮忙,要做的菜早买回来了,都收在冰箱里,不出半小时,晚饭已准备停当,来顺父亲见未来儿媳办事利落,心里稍稍宽慰了一些。

吃完晚饭,又开了一桌麻将,直玩到夜深,来顺洗过澡,回屋睡了,秋红上床后紧紧抱着他。

来顺,明天就领证了,你想清楚了吗?

我想清楚了,你呢?

我?说实话,我还没想清楚。我现在就要你一句话,你是真心爱我的吗?而不是迫于压力,随便找个人延续香火。

他迟疑半晌,期期艾艾:我……我当然不是迫于压力才跟你结婚。

你没房没车,我也不计较,但如果你都不爱我,我想我们结婚也毫无意义,你说是不是?

你怎么就认为我不爱你呢?

不是我不认为你不爱我,而是你的做法让我感觉不到一点爱的存在,我不是傻子。

他骇然:我哪里做错了?

也不是你哪里做错了,是你的心思不在我身上。

何以见得?

你自己清楚。

她叹口气,侧身背对着他,快十一点时她在北京的哥哥给她打来电话。问到她们的婚事,有没有考虑清楚,秋红沉默半天,不置可否。

挂了电话,关灯睡了,一夜无话。

编辑 举报 分享 2017-11-22 17:26:49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