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孤独久了会怎样 除了孤单我别无选择

小城的天,似乎永远都不会下雪,至少在我的记忆中小城的冬天从未下过雪.早已习惯了没有白雪不冬天.即使没有白雪,冬天依然是个哈的冬天,寒彻心骨,可我也依然钟情于那从来就不属于这个小城市的洁白的冬,只是想想,这一切我们不必选择,也无从选择,我们更没有资格说放弃.

早已忘却有过多少回说了放弃却又一直坚持着.栗子会板着脸说我太过善变,更让人抓不住心,善变本也无可厚非.其实她不知道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心曾为她停留过,只为她,只为那份我以为会天长地久的友谊,她也不知道那个我一直说要放弃却又坚持、等待着的那个人,对我而言是多么地重要,她更不知道练其实是妒忌她的,妒忌我对她的那份执着和认真的友情,可是,再怎么真、再怎么深的友谊也都过去了.某些感情不是自己坚持自己经营就可以一直不变的,一如当初失去L,那个我一直说要放弃又坚持的人,还有那段说要忘记却刻骨铭心的感情.

有的时候感觉全世界都很神经质的,也许我是最神经质的吧.我想我真的很神经质,总是振振有辞地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有时候听到别人的怀疑、否定时,我无力辩护,也不想去辩护,常说着"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欺骗的开始",尽管说着,听着,一切也都如此,什么都没有变,生活亦如此.

收到钟的信了,我无言以对,再过那么几个月,她们就都得离开我了,然后我又是一个人了,留在这里.谁都料想不到高考会带来什么样的变数,她说我的信总是在字里行间流露着无比的哀伤跟忧愁.还记得她说过毕业后会想到去草原地区去,是因为那里天蓝地绿人心也美,可是我又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练的一篇空间日志,极短的内容--"西藏,我的梦想!"又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是西藏,为什么是练,又为什么是钟,毕竟练认识钟要比我早的多,但我依然想要去有雪的地方,我也更希望钟、练、栗子、L都会在我的洁白的世界出现、停留,也许我是很自私很自私的.

似乎一切都已经注定了.似乎早已注定在这个游戏里我必将会输,输得惨不忍睹;似乎我就注定了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力,别人却可把他们视为唾手可得的幸福随意抛弃,又复得,而我却一直都只有羡慕的份……在我认为是朋友就该付出真心的时候却被那些所谓的朋友狠狠地刺了一刀,猝不及防的,那伤害,对他们而言是那么地满不在乎,漫不经心,于我而言却是那么地刻骨铭心,痛彻心扉.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对待一份感情,也被伤的好深好痛,却还得装作无所谓.练说:"你把所有的不快都掩饰在你的嬉笑怒骂之中."真的是一针见血啊,可是我只知道,我别无选择.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狂欢.

出了这个冬,我的行囊就只剩下落寞了.

编辑 举报 分享 2017-11-12 20:28:33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