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突然不爱你了 何必忧伤也许爱就在身边

已是春天了,风还是有些微凉。

最近梅子有些心绪不宁,常常不自觉的出神。

海田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

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所有的幸福还来不及回味就被突然斩断,心骤然就空了下来。

对着电脑屏幕,做着永远也做不完的统计表,耳边是女上司喋喋不休的指责,一切灰心的让人沉沦,可是生活还要继续。没有丝毫野心的她,亦在人群中不会游刃有余的她,即使美丽,即使善良,即使永远坚守自己内心的忠贞。可是终究没用,她的美好在这个喧嚣的城市无处容身。

小时候看到一幅漫画,一个人把一根胡萝卜放在驴子的面前,引诱它不断的前进。当时为那只驴默默悲哀。其实自己也是那只驴,对生活的希望就像那个胡萝卜,奴役着成千上万的人前进。

一切都游离了自己的想象,又一次加班到夜里。拿着钥匙把门打开,站在门口,不想把门打开,亦不开灯,静静的站在黑夜中,无边的黑夜把梅子包围,空气中有夜的微凉,还有水仙花的味道。也是在这个屋子里,有很多与海田的美好回忆。

记得去年冬天有一次,海田惹她生了气,百般认错她仍是不理,海田慢慢的把衣服一件件脱下,仅穿着内衣,站在她面前,一脸的无辜。梅子在黑夜里轻轻笑了,亦如当时。

只是这个男人消失了,没有任何的先兆。

如果他现在站在梅子的面前,梅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原谅他,不会对他有任何的指责。

因为爱,所以那么轻易的原谅。

黑暗中,有电话打来,是父母。几句吃了饭吗之类的话后,是对工资是否涨,是否升职之类的询问,梅子在电话这边慢慢应答,然后挂了电话。不知何时,眼中已有泪水留下,这样的通话,不能给她丝毫的安慰。

已经没有任何吃饭的欲望,打开电脑,QQ列表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留言。打开一个论坛,看着一篇篇情感文字,慢慢消耗时间,在别人的故事中沉溺,时间过的那么快。

已是夜里十点半,梅子换上睡衣,准备睡觉。手机响了,是张洋。

张洋是她的同事,最近好像在追她。

“这么晚了,有事吗?”

“梅子,做我女朋友好吗?”

梅子低头看着身上穿的海田送她的睡衣,感觉很疲惫:“为什么?”

那边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答案:“梅子,你没有男朋友,我也没有女朋友,你那么漂亮,有气质,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理由吗?”

狠狠的把电话挂掉,一个没有任何朝气的男人,自己的生活已是破败不堪,难道他成心是要毁了自己不成?

海田是绝不会这样的,他表白绝不会通过电话说,他有上进心,阳光,和他在一起,日子是明媚的。他不会泡在网上打游戏,亦不会沉溺在烟和酒精之中,他爱整洁,生活有规律,除了经济条件不好之外,他几近完美。

梅子从来没有想过没有钱会是很大的问题,可是海田在乎。这颗在意的种子在海田的心里慢慢发芽,成长,可是她一无所知。

她坚信,她的海田以后一定会成功的,其实,不仅是她这样觉得,任何了解海田的人都会认为如此。

是什么原因让海田消失的呢?应该是父亲的那一句话吧:你是个什么东西,连个房子都没有,凭什么和我女儿在一起。当时,她也在旁边听着,她看到海田的脸瞬间暗淡,她以为海田听到这些话不是第一次不会太在意,她以为爱情只要两个人坚持就不会消失。可是,她错了。

第二天清晨醒来,桌上有海田做的早饭,可是海田已经不见。

直到一个星期之后,梅子才相信海田已经离开她,海田没有带走任何自己的东西,只是带走了梅子绣给他的一个小枕头,那还是大学没毕业的时候,梅子花了十块钱在地摊上买的枕套,绣给海田的。

一次次打给海田,那边永远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除了等待,梅子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

房间依然是原来的样子。有时候半夜醒来,迷迷糊糊中,枕头好湿。不由的恨起海田来,怎么会忍心留下她一个人,就不怕她会承担不起吗?

海田已经消失了201天。

梅子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日期,有点发呆。

邮箱显示有一封新邮件,打开:公司几天提前至五点下班,七点在梅鑫酒家二楼包厢聚餐。

还来得及回家换一双平底鞋,今天的高跟鞋不太合脚。

觥筹交错间,一向不苟言笑的经理立明突然举起酒杯,走到梅子的面前:“梅子,我喜欢你很久了,请你和我在一起。”

措不及防的站起身来,一切仿佛回到了四年前,海田低下头,看着自己:“梅子,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吗?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可是海田违背了诺言。

她可以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吗?她还可以相信爱情吗?

抓住自己的包,梅子仓皇逃走。

海田,你在哪里?为什么要让我这么难过与无助。

坐在马路边,梅子看着繁华的夜景,如在梦中。

一包纸巾放到眼前,是立明。

“梅子,我一直在跟着你。如果你因为刚才的事感到困扰,那我道歉。”

“不,道歉的应该是我。你,没有任何的错。爱,又怎会有错?”

立明安静的坐在梅子的旁边,再没有任何的话语。

这样安静的幸福,本以为是可以和海田到天长地久的。

再工作起来,竟然困难好多,女人的心思太微妙了,女上司不仅仅是喋喋不休,简直是刻意刁难。

加班时间也长了好多,这天加完班已经是晚上十点,走到公司楼下,惊讶的发现已经在下雨了。路上的出租车根本拦不到。

一把伞不期而至,是立明。

车上,梅子静静打量立明的脸,他不是个帅气的男人,就像海田,有着一张极富线条感的脸。

立明粲然一笑:“你这样盯着我就不怕我误会吗?”

梅子低下头:“我不知道你还会笑。”

“那你知道我喜欢你是真心的吗?”

一个温柔的吻滑过梅子的脸颊:“梅子,请你接受我对你的爱。”

“那么等会到我家坐坐,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不可以接受你。”

梅子的家是两个人的家,立明尴尬的侧过脸:“梅子,我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对不起,我想我该走了。”

梅子低低的声音近乎哭泣:“请你,不要再一次丢下我。”

立明的手,粗糙而温暖,在梅子的脸上肆虐。

这个女孩,他已经注意好久,她是个特别的女子,在人群中竭尽所能的收敛自己的美丽,从来不知道自己美丽成什么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暧昧与浮躁,是应该被好好保护的女子。她在人群中身心疲惫,不是不堪工作的压力,而是对人群的不自觉的时时戒备。

梅子的头,轻轻靠在在立明的肩头,慢慢讲述她和海田的故事,原来故事是漫长的,长到她以为永远也讲不完。

清晨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旁边有一张立明留的便条:梅子,我去上班了,我会帮你请假,桌上有买的早点,醒来就热热,今天晚上我来看你。

把房间彻底清理一下,给水仙换换水,把窗帘拆掉洗净,然后坐在窄窄的阳台上读小说,中午的阳光很温暖。合上书,闭上眼睛慢慢想心事。

门外有敲门声,打开门,铺天盖地的红玫瑰把梅子淹没。

是立明。

中午明朗的阳光下,两人都有些无措。

‘你下午不是要上班吗?”

“我不放心你,来看看你有没有吃中午饭。”

两个人坐在餐桌旁,安静吃饭。

立明的唇边,沾了些酱汁,梅子微笑着用手指擦去。

立明紧紧抓住梅子来不及抽回的手:“梅子,你的房间已经清理干净,是要忘记重新开始了吗?“

“维持没有回应的爱情,不过是自欺欺人,我已经不想自欺。”

新换的床单上,有大朵百合开放。梅子清新干净的身体。在立明赤裸的胸膛前慢慢舒展。

请你不要给我任何的承诺。因为,我会当真。

原来,做爱是这样的疼痛。一瞬间,海田的脸在心头划过:梅子,你是属于我的,永远。

泪水涌出眼睛,中午的阳光,那样的刺眼,直接的痛。

立明的身体,紧紧的锁住梅子的:“你是我的,再也不会改变。”

语言是这样苍白,时间会将一切改变。

熟睡中的立明柔和好多,他是三十多岁的优秀男子,必是阅人无数,他的心里,究竟容得下几分真情?

二十四岁的梅子,自问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不想被伤害,我能做的,只有先伤害你。

轻手轻脚的拿起衣柜里的行李,看着床上的立明:我与你做了一件本来应该和海田要做的事,这是对所有感情的最后的交代。

握着所有的积蓄,坐火车去桂林,也看一看桂林山水。

对面一对年轻的情侣在共吃一盒泡面,这样的情分该有多难得,如果十年以后,还有这样的情景,他们会不会心存爱情。

到了桂林,在山水之间,突然很想打开手机,把海田的号码删除。打开手机,里面有很多未接电话和信息,都是立明的。

梅子,醒来你已经不在,你去哪里了?

梅子,为什么不开机,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梅子,请你相信我的爱。

梅子,我和你在一起更重要是你的干净与自爱,请你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

你已经13小时没有任何消息,忍不住打开你的电脑,看到你的日记。才了解你的孤独与恐惧,请放心,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白天上班,不时打你手机,你还是关机,夜里,我在你的小屋等你回来。

梅子,请你快回来,不知道我还可以坚持多久。

梅子,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待我,因为我爱你,你就得伤害我吗?

梅子,已经四十五小时了,你逃不掉的。

这样固执和强势的立明是梅子没有想到的。

也许,不是水至清则无鱼的,而是,坚守一份纯净与美好,最终也是有回应的。

无风的下午,好不容易休假的立明陪梅子在宽大的阳台上晾衣服,立明抱着梅子:“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不过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你问啊。”

“还是算了。”

梅子笑了笑,她知道立明要问什么,可是她不会告诉他。

曾经的海田,该是怎样的怜惜和尊重她。

只是希望,他能在哪个安静的角落,得到自己的幸福。

编辑 举报 分享 2017-12-21 20:14:47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