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女不主动不拒绝 抓住爱情真的好难

我,大学刚刚毕业,一家国有企业的员工,待遇还算说得过去。由于初步踏入社会,理财的手段几乎为零,一个月的工资,在半月中就提前宣告结束。与其说因为工作繁忙而整天愁眉苦脸,倒不如说因为钱而早早的把自己禁锢。

出于无奈,我在双休日里打些零工,过着寄情于抽烟的日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工作,让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嫣然。嫣然有着一张出水芙蓉的面孔,一张巧嘴打遍天下罕逢敌手,拿着这项本领刁难男孩子,从未引来过驳斥。

相亲女不主动不拒绝 抓住爱情真的好难

这一天风清日丽,看不出秋天的萧瑟,换来的是股股朝气,恍若春风拂过,满园春光。

我起了个大早,好像昨晚挂着的不是月亮而是太阳。甚至来了个沐浴,从头到脚洗的干干净净,穿了件阿迪的七分裤,着了件特步的短袖衬衫,一双黑色运动鞋让我显得十分开朗,整个人如同浸泡在日光浴中,温暖着享受着滋润。

我来到一个广场,四面通达,人来人往,南面不远处花草丛生,西面是一家咖啡馆,北面的颜色虽有些萧条,但种种印象出一个身材轻佻,面目清晰的倩影——嫣然给我介绍的女孩。

我在广场上踱来踱去,眉目之间勾画出忧虑的神色,秒针一秒一秒的转了一个圈儿,也未曾看见分针走过一个格。

见面的时间约定在九点,她也没有不识趣,八点半已经来到,看到我一个人在那干着急,忙上前慰问了几句,彼此寒暄了几句。两个陌生人奔着爱情的引线交谈,无非是些家境往事而已,但这种对话往往十分谨慎,害怕触犯了对方。我平时口若悬河,东扯西扯,但相亲还是头一次,双方又没有家人的陪伴,难免有些尴尬。也不知是那一阵风,让我叫了两瓶酒,几杯下肚后,就畅谈无忌了。

见面、交谈都很愉快,明日的联系看似简单,实际上是最麻烦的。

两个情投意合的最好,最怕的是单恋的。谁都知道主动的人处于下势,如果双方都处于矜持,一场爱情就此报销,也是常情。可是我偏偏成了愣头青,一有时间一个电话叫人措手不及。

我太过于主动,太过于急躁,恨不得一场相亲,结果便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或许是寂寞的种子突然在爱情中发芽,分不清对于错的边缘。

女孩刚开始小心的像个失落小鸟在枝头上颤颤巍巍,我的电话无不接,我的短信没有不回,总在第一时间把消息传达给我。可是这种景色并不常在,在叫她的时候,推推辞辞。见面的时间总是迟到三四个小时。我的疑心重重而来,尤其是面对这个陌生的“准情人”,第一次见面她喝酒;第一次见面,左手的无名指有一个戒指;第二次见面居然不让在她下班的门口等,而是让我“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我不是没有谈过恋爱,我很清楚这个女孩后边不是一个男友就是一个“前夫”。

我悔恨自己过于冲动,以致让她肆无忌惮。更可笑的是,二个人约会回来,居然有一个陌生的男子等她。

由于夜色昏暗,两人目光交接,引不出什么表情,但各自内心里恐怕是如火焚心。我故作镇定,旁若无事,让她自行解决,可是我想知道自己与第三者究竟挂不挂钩。

这夜里翻来覆去,纵使黑夜如此深沉也无法将我拖入梦乡。

电话,短信,皆不回!出事了?不可能,有她姐姐在她身边;抛弃我了?也没理由,平日的光阴不像是虚度。那究竟是怎么了?难道那个人还没有走,她需要时间?

正当我百思不解的时候,她给我回了条短信:我不知道先说对不起,还是谢谢。总之你不是第三者,在相亲之前,我们已经分手了,只是他缠着我不放。现在好了,一切都解决了,我们还可以想往常一样吗?

我看到后冷冷的笑了,笑自己傻,笑她说的谎话不真,笑自己太过于懦弱,狠不下心来。我只是考虑到她的感受我不想轻易做决定。

我睡下了,四点才睡的,明日给她打电话,女孩还是推推迟迟,我一气之下来到了女孩的家中,看到那个人依然还在。我呆了,是心里呆了。她面带难为情的说,“你怎么来了.....”

我并没有说话,只听那个人说她无情,说她不顾几年来的感情。我出奇的沉静,因为我要强压住心情“轻描淡写”的说:“我在下边等你......”。

这是半截话,我不想说出来,尽管我想知道事情的始末。

后来我知道了,知道他们两个并没有分手,只是因为一场闹剧而吵架。

女孩却因为我真的和男友分手了。

我痛苦,无助,我恨嫣然,我恨自己,我恨这个女孩,我恨上天对自己不公,我更痛苦自己是“安排在相亲背后的第三者”,我觉得自己可悲,我觉得自己罪恶,我觉得自己对不起一个人。

时间虽走,心却停留在起点。

这几天来,我依然没和她扯清界限,我觉得太累,我觉得相亲促成的爱情应该轻松才对,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偷盗者,不管白天黑夜都要伪装自己。我终于想通了,面对女孩送来我爱吃的柿子,我还是毅然决然的做下了一个冷酷的决定.......

这夜里,朦胧的秋雨带着忧伤,急促的风儿沙沙作响,秋天里跟本不会有着春天,何况我的心已经沉向大海。

风雨过后会有彩虹,但有谁知道泪水过后,会不会有彩虹......

几个月过去了,嫣然拖着大大行李回来了,她还是在校生,偶尔回来过过假日,当嫣然笑嘻嘻的说,“你们俩相处的怎么样?”这句话如同针一般,扎进我的心窝,我叹了口气,笑着说,“人家嫌我老,大她两岁。”

嫣然觉得对不住我,想请我吃饭,有谁知我心中的伤几昔平定,我只能把自己至于痛苦的黑洞,独自忍受着煎熬。

我的隐瞒并没有结果,最后嫣然还是知道了,嫣然心中除了自责之外,还有另一份心情,她觉得好笑,她觉得我的行为像是一个寂寞里的傻瓜,单纯的想要个情人。她还知道我对于爱情也曾经坚信。这使她清楚,我不是出于欺骗而去爱,而是基于不忍心而决断。

她不知过错,义无反顾的为我再介绍一个。我认为她出于自责,常常安慰她,可她总像幽灵一样漂浮不定,不一会儿,心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雨下着,不停的下着,仿佛没有停过。

泥泞的道路上不知道是谁留下的脚印,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通向丛林深处,尽头不知道是什么,但路的前端坐着一个女孩——嫣然,她蜷缩着身子,寒冷的空气令她嘴唇发白,眼睛布满了血丝,经过雨水的冲打,脸上哭过的痕迹已经了去无踪,唯独那双忧伤的眼睛出卖了她。我没有问,只是把她送回家。我希望明早起来看她,她依旧是那个刁蛮的女孩。——可是有谁知道,她这煞费苦心的当中介,只是为了挽回一个过错,老天偏偏捉弄人,让别人以为她是个爱惹事的丫头,责难她而去。想来想去,错的只是我。

渐渐的离别了,

何时又能渐渐的相遇。

我不知道,

你在何方?

究竟里!

谁,

夺去了、我的心情。

我透过纱窗看到天空上沙哑的月亮,奏不出轻快的旋律,那夜风缓缓的吹着,仿佛飘零着我破碎的心.....

容颜逃不过岁月的流逝,爱情抵不过亲情的长久。可我偏偏相信爱情里也有一条通向永远的路。“今非昔比”了,我要找一个陪伴一生的人,不能再像学生时代那样,爱情的经费由父母掏腰包。

我回到家漫无目的的再网上溜达,突然好友发来信息要给自己介绍一个女孩子,说是先和她交往试试,不行算了,语气很是诚恳。

我想到过去,傻傻的笑了,但又不好意思驳了朋友的面子,于是不经心的说,“行啊”。我没有刻意的装点自己,只是照了照镜子,整理了下衣冠。我从网上看到过她的照片,样子清新脱俗,但那是写真。零散的真人相也是一张一个模样。 真要让我们两个见面,估计那女孩在我身边转一圈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只能通过电话联系。

我打通了电话,女孩让我去一家咖啡馆,两个人一边打电话,一边搜寻着,直到在门口碰面——

我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掩饰自己的丑态;又恨不得时光倒流,买几件像样的衣服,打办的像贾宝玉,在来见见这个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李红,轮廓分明,五官端正;长发搭肩,扎了一结;苗条的身材为她清秀的外表加点了颜色;虽然说话不是很甜美,但这恰到好处的使她高贵大方。

我忧虑了,这就是我喜欢的类型。上天真的给了我这个机会,可是机会却显得十分渺茫。

我是这样认为的。

自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觉着她在我的面前宛如水中花,任凭你怎样着急,怎样呵护,她始终不是你的。但我还是一表常态,任由心情呼啸着翻腾。

见面表面上没什么不足,只是我觉着自己太过于不起眼。当她问及自己周末是否有休班时,我笑了,偷偷的笑了,但是爱情让我变得幼稚了......

当我清楚的了解到,自己所喜欢的类型,而她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思念带来的冲动是在所难免的。又如同走在薄冰的空间里,小心翼翼,等待着失去。

我日夜思念,以致思念给她带来了负担,我是无心的,我只是控制不住,爱情本来让我变的幼稚,更何况她还大自己一岁,这理所当然的令我束手无策。

我知道自己不属于单纯一类,可是如今说起话来就是显得稚气,如同初恋一般,对爱情探索着神秘。

周末的前一天,我迟迟接不到她的短信,也不知道她是否放假。我打了一个电话未接。我打了第二个电话,她在繁忙中只说了几句话。我打了第三个电话,人家依旧繁忙也是说了寥寥几句。但这寥廖几句让我开心。

我的第四个电话只是好心,出于关心并不是骚扰,只是想知道天这么晚了,她是否已从老家安全回来了。可是幼稚的就是没想出后果的严重,这个电话如同冰天雪地里的一阵夜雨,让人彻底伤了——铃声反复响来,换来的是未接。

我知道原因,人在繁忙中本来很累,最忌讳别人再来骚扰,可是我没办法,我明知道后果,还是如同碰了一鼻子灰的孩童,继续跑着跳着,一往直前。——发了条短信问她是否回家。

当然这也是没有回复的。

冲动是魔鬼,冲动带来的惩罚,已经超出了你所承受的负荷。当我为她着急,为她担忧,在拿起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关机......

我笑了,冷冷的笑了,我知道失败的原因,我无法控制的原因,尽管每个电话相隔两个小时。

我轻轻的走到镜子面前——看了看——冷冷的笑了——

我没有恶意,是出于无心,我只想知道她是否安全,仅此而已。

只是对她的思念成了她的一种负担。我错了,这已经证明我错了,我从一个成功者一下子变成了失败者,我从镜子里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卑微——高挑的身材,不算出众的五官,和一张稚气的脸。

秋天本该忧伤,谁让孤独的你偏去招引春风,一缕倒好,谁叫她是你心中的温柔。

拿什么扭转乾坤,拿什么挽回过错,那什么回到起点。趁着她优柔寡断,赶紧说声:对不起,我错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觉得我不适合你?”

“恩,有点。”

“照这么说,我没机会了。”

“也不一定,我不敢说一定不可能,也不敢说‘绝对’可能。”

“能在给我一次机会吗?”

“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也是给自己一次机会。”

就在这模棱两可的话中,我有了第二次机会。谁都知道,这第二次机会,其实是一种婉言的拒绝,一种拖延。

自己不想放弃,因为这种缘分不是说来就来。

走着有结局的爱之旅,已经失去了光彩,还是在这旅途中慢慢的抚平自己的伤口,等她跟你说对不起的时候,心不至于沉向大海。顺便将这份心压住,抵住自己的冲动,以免再生骚扰,或许平静会有所转机。

若你离去,我不会默默的守护。面对心仪的女孩这种潇洒,我做不到——

渐渐的离别了,

何时又能渐渐的相遇。

我不知道,

你在何方?

究竟里!

谁,

夺取了、我的心情。

......

举报 分享 2018-01-08 20:19:23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相关内容